股票基金分散化投資 應對個股爆雷風險

  中國基金報記者 李樹超

  中弘股份、ST吉恩、欣泰電氣,近兩年退市股票頻頻“熊出沒”;華澤退、眾和退、退市海潤等多只股票上周也進入退市整理期……

  A股上市公司數量突破3600只,尾部股票投資風險顯現,高倉位運作的主動股票基金更加注重降低持股集中度,以分散化投資規避風險。

  尾部股票風險增多

  5月份以來股市調整加劇,以最低80%倉位運作的主動股票型基金,只能通過分散化投資、調整持倉行業來應對。

  北京一家大型公募股票基金經理透露,基于風控要求,他們公司偏股基金第一大重倉股持倉不得高于7%,若上漲到8%至9%位置就要強制減倉,以免超過“雙十”限制。他管理的基金持有20多只股票,單只股票占凈值比平均3%,以較分散的持倉規避股市調整風險。“目前,很多公募第一大重倉股持倉上限是8%~9%,我們投研在風控上更加謹慎一些。”他說。

  另外,尾部股票退市現象增多,也讓股票基金持倉越來越考慮進一步分散化。統計顯示,截至5月底,近5年摘牌股票為28只,年均5.6只股票,而出現風險事件被ST的股票更是不勝枚舉,其中不乏一些二線藍籌股。

  北京一位指數型基金經理分析,目前有3600多家上市公司,從投資角度看,尾部公司交易量和活躍性較低,中弘股份、長生生物等事件給投資者很深的教育,未來高倉位的主動股票基金可能向指數化方向靠攏,以充分的分散化來規避“踩雷”風險。

  該基金經理稱:“股票一旦退市,上市公司二級市場價格可能會低于面值,殼價值也會變得越來越不值錢,投資者蒙受較大損失,這種現象可能會倒逼市場更加看重企業的盈利能力和核心競爭力,這種市場投資風格和理念的轉變,也會導致具備持續業績釋放的企業越來越受青睞,進而催生A股向慢牛行情轉變。”

  北京上述大型公募股票基金經理也認為,隨著近年來尾部股票退市增多,出于降低風險的考慮,投資上需要兼顧個股風險和行業風險,我們的持倉也需要更加分散化,即便“踩雷”也會因為持倉較低,基金凈值回撤有一定控制,降低凈值波動,并很好的發揮組合投資的價值。“從投資避險的角度看,如果持倉了1%的‘爆雷股’,連續跌停每天對凈值有0.1%的影響,但如果基金組合中其他個股表現較好,基金收益可能還會收紅,投資的分散化可以規避這種極端的踩雷風險,比較適合不確定的市場,但對系統性風險的市場適用性不強。”

  多因素影響持股集中度

  雖然基于避險和低波動的需求,不少公募股票型基金持股分散化,但多位業內人士認為,持股分散化并非趨勢,持股的集中度受制于市場行情、基金經理投資風格、投資者需求等多因素的影響。

  上述北京指數型基金經理分析,一方面,持股集中度與基金經理的投資風格有很大的關聯,由于各個基金經理風格各不相同,有的基金經理喜歡集中持股,有的喜歡分散,持股集中度與個人交易風格有很大關系;另一方面,持股集中度也與市場行情相關,比如在股市單邊下跌,基金有倉位要求,如果可以找到業績相對確定性的好股票,可能會集中持有,如果找不到可以抵抗風險的股票,持股可能會分散一下,避免太集中導致的凈值波動風險。

  另外,客戶的投資需求也是基金經理的重要考慮。

  上述北京大型公募股票基金經理表示,“從我們客戶需求看,雖然喜歡在牛市跟得上漲幅,但也希望持有的是低波動的產品,上下波動劇烈的基金可能會引發部分投資者的贖回,而只有通過分散化投資,才能滿足客戶對特定風險特征的需求,因此,持股分散的程度還需要匹配客戶的需求。”

  該基金經理稱:“雖然近一年股市風險事件增多,股票基金呈現一定的持股分散化趨勢,但我們認為這并不是產品發展的趨勢,主動股票基金還是要做出自己的風格和阿爾法,追求超過指數的超額收益的。”

  不過,該基金經理也坦言,持股的過度分散可能挑戰基金經理的“能力圈”,基金經理一般可以覆蓋20~30只重倉股,關注太多就無法研究透徹,關注太少就容易重倉股太集中,基金有大的波動風險。“股票最好能在行業上相對分散,才能對沖單個行業的波動風險,但基于研究的便利,同質化、同類型的行業研究才能做好,因此,集中研究和分散投資始終是一個矛盾,過度分散將考驗基金經理的能力。”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3d免费彩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