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煤價格指數顯示,截至5月31日,山西大同地區主流煤礦坑口價為428元/噸,較5月初下跌17元/噸,跌幅3.8%;內蒙古地區主流煤礦坑口價為379元/噸左" />

電廠需求走低庫存回升 旺季煤價中長期走勢成謎

  煤炭行業供給側改革政策的推行,讓中國煤炭行業呈現新格局。

  易煤價格指數顯示,截至5月31日,山西大同地區主流煤礦坑口價為428元/噸,較5月初下跌17元/噸,跌幅3.8%;內蒙古地區主流煤礦坑口價為379元/噸左右,較5月初下跌16元/噸,跌幅4.1%;陜西榆林地區主流煤礦坑口價為476元/噸,較5月初下跌45元/噸,跌幅9.5%。但進入六月后,動力煤與坑口煤價又有小幅回彈。

  “從歷史數據分析來看,盡管最近幾年煤炭價格出現過短時間內的快速上升,供應有適度偏緊的情況,也出現過階段性的煤炭供過于求,煤炭價格快速下滑的情況,不過從供需形勢看,全國煤炭產能嚴重過剩,產量基本供求平衡市場形勢不會有大的改變。”6月14日,煤炭專家李朝林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由于國家宏觀調控,煤炭的產量和煤炭的消費量受到限制,煤炭供求大體趨于平衡,煤炭價格基本穩定。而煤價短期因供需關系調整產生震蕩后,在中長期或將維持穩定。

  下游需求分化

  每年5月份起,我國發電廠進入發電旺季,但今年我國發電增速下滑趨勢明顯。數據顯示,5月份,發電5589億千瓦時,同比增長0.2%,增速較上月回落3.6個百分點,較去年同期回落9.6個百分點。今年1-5月份,發電2.8萬億千瓦時,增長3.3%,增速較去年同期回落5.2個百分點。

  發電增速趨緩的背后,我國下游動力煤價格進入下行通道,內蒙地區出現減產,銷售整體趨于平淡,煤礦庫存較高,坑口價穩中趨弱,但呈現一定波動。

  煤炭網數據顯示,進入6月份后,秦皇島5000混煤6月3日價格為507元/噸,周環比上漲6元,天津港5000大卡煤價508元/噸,周環比上漲6元;河北曹妃甸動力煤(Q5000)價格為513元/噸,京唐港動力末煤5000價格也為513元/噸,周環比上漲6元。

  “我國煤炭行業的發展與政策、市場、安全直接相關,具體表現在煤炭供求關系上。”李朝林如此表示。

  2018年,我國煤炭市場供需實現基本平衡。中煤協發布的《2018煤炭行業發展年度報告》顯示,2018年,我國煤炭消費總量約38.8億噸,同比增加1%,其中電力行業全年耗煤21億噸左右,鋼鐵行業耗煤6.2億噸,建材行業耗煤5億噸,化工行業耗煤2.8 億噸,其他行業耗煤約3.8億噸,減少約6000萬噸,4大行業消費量占比分別為54%、16%、13%和7%,合計為 90%。據公開數據,2018年全國煤炭消費量同比增長1%。

  但在2019年,我國煤炭行業的需求有所分化。其中,因發電整體增速下滑以及水電擠占,火電行業消費增速放慢,而環保政策調整下鋼鐵、建材行業需求增速加快。

  另一方面,進入6月以來,各地也相繼公布了水泥行業夏季錯峰安排。其中,山東省6月1-20日錯峰20天,河南6月停產1個月,山西夏季停窯20天,陜西夏季限產30%,唐山水泥企業整個6月份都處在第二階段錯峰限產中,第二階段停產時間為4月1日至9月底。

  這種情況下,以水泥為代表的化工廠等周邊需求減少導致煤炭地銷量減少,疊加港口煤價下行,各地煤礦庫存逐步出現積壓。

  但地產投資維持較高增速是今年拉動煤炭需求的主要原因。

  2018年地產投資強勁拉動煤炭需求增長。2018年前11月地產投資增速由2017年7.0%提升至9.7%。房地產新開工面積增速由2017年的7%提升至2018年前11月的16.8%,表明當下開發商開工建設積極。商品房待售面積繼續下降,由2017年底的5.89億平方米下降至5.26億平方米,房地產繼續去庫存。

  民生證券研究員黃彤分析稱,下游需求持續走弱,高庫存下電廠外購補庫需求不大,到港煤船繼續保持低位。前期動力煤現貨價格持續下跌,若下跌至580-600元/噸的長協價格區間,則電力企業更傾向于采購現貨,且夏季用煤高峰即將到來,預計下旬煤價有望小幅探漲。

  煤價趨穩

  改變過去的暴漲暴跌的行情,我國煤價進入相對穩定周期,而在業內看來,這是我國煤炭行業供給側改革政策推行的具體表現。

  據統計,在2016至2018年,我國共計退出過剩產能6.9億噸。新投產產能約3億噸,新舊產能更迭,產能結構優化。

  這種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還讓煤炭企業財務結構優化。

  2016年至2019年3月,煤炭采掘業從業人數由442萬人下降至294萬人,下降33%。受益于煤價上漲,和人員去化成本下降影響,煤炭企業盈利能力大幅改善。

  數據顯示,2018年有息負債規模首次下滑,由2017年的2.28萬億元,減少至2.07萬億元。隨之資產負債率水平穩步下滑,2017年煤炭集團平均資產負債率約為71.26%,下降2個百分點,而進入2018年繼續下滑1.4個百分點,下降至69.85%,“去杠桿”效果明顯。

  從供應端來看,今年的產能供應情況并無大的變化。

  今年,受煤礦主產區加強安檢力度影響,1-4月份全國原煤累計產量11.1億噸,同比增長0.6%,產出釋放緩慢。

  “通過供需平衡表預測,2019年煤炭行業新增供給基本被新增需求消化掉,供需實現基本平衡。”李朝林表示:“所以除了局部或區域性會出現特殊情況,整體來說,煤價的穩定是大趨勢。”

  事實上,在業界來看,平穩運行將是今后煤炭市場主旋律。2018年11月30日,國家發改委發布了《關于做好2019年煤炭中長期合同簽訂履行有關工作的通知》,引導煤炭供求企業及早簽訂數量相對固定、價格機制明確的中長期煤炭供求合同,鼓勵支持企業簽訂更多的2年及以上量價齊全的中長期合同。

  但夏季消費處于消費旺季,弘業期貨股份有限公司分析師吳勇在其研報中預測指出:旺季漸入,煤炭價格有望探底回升。而增幅空間還需要根據下游用戶的需求情況。

  但河南利源焦化有限公司銷售部部長郭五生依然認為:“下游的需求旺盛或者疲弱,也就是說是否處于用煤高峰期,對煤價的波動并不會帶來太大影響。以我公司的采購狀況來看,煤價目前都是基本維持穩定的。”

  值得注意的是,煤炭的消費空間相對有限。

  李朝林指出,由于我國化石性能源賦存特點是富煤貧油少氣,煤炭一直是工業發展最重要的戰略燃料,以煤為主的能源結構不可能短期內改變,將會在相當長的時間內存在,不過,由于煤炭的大量使用加重了我國環境及空氣污染的強度,因此,國家提出了限制煤炭消費總量,保護環境的目標。未來,我國煤炭的生產量和消費量都相對受限,煤炭消費被石油、天然氣等低污染能源代替,水能、核能、太陽能、風能等環保新能源的推廣使用也進一步壓縮煤炭的使用空間,“隨著技術的進步,新能源發電成本不斷降低,替代煤發電的速度加快,煤炭消費比重及消費總量,消費空間將不斷壓縮。”

  (編輯:包芳鳴)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3d免费彩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