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獎得主Finn E. Kydland:美國應吸取拉美教訓 停止貿易保護主義

  “增加貿易限制/壁壘的趨勢,我在三四年前的研究中就有提到過,但讓我驚訝的是美國發起了類似的舉動。對于美國的做法,已出現了諸多的反對聲,我只能說期望美國最終會醒悟過來并撤銷已加征的關稅。”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美國加州大學圣巴巴拉分校教授Finn E. Kydland在6月12日舉行的2019年全球新經濟年會期間,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的專訪表示。

  2004年Kydland與美國經濟學家Edward Christian Prescott一同獲得了諾獎,兩人一起推動了動態宏觀經濟學在經濟政策的時間連貫性和商業周期的驅動力量方面的研究。

  貿易保護往往是幼稚政策制定者的短期導向政策

  《21世紀》:你對于本屆美國政府的保護主義傾向有何看法?

  Kydland:增加貿易限制/壁壘的趨勢,我在三四年前的研究中就有提到過,但讓我驚訝的是美國發起了類似的舉動。這往往是幼稚的政策制定者可能會采取的一種短期導向的政策。就歷史上而言,我們在拉美地區看到了很多類似的案例,在我看來,這也部分解釋了相較韓國和香港等經濟體,這些地區增長較慢的原因。

  他們(美國政府官員)可能想效仿拉美國家持續數幾十年做的事情吧,由此試圖來改變貿易逆差的狀態,但在經濟學家看來目前的貿易逆差水平并不是什么大問題。一般而言,保護主義的出發點主要是想保護本土的一些產業,就像拉美一些國家所做的,但這忽略了個別產業會因此失去了競爭的動力的負面影響,長期而言,這并不是什么好事。如果本屆美國政府有好好研究過拉美的例子,他們就不會采取這些手段了。

  《21世紀》:這樣趨勢會一直持續嗎?

  Kydland:對于美國的做法,已出現了諸多的反對聲,我只能說期望美國政府最終會清醒過來,撤銷已加征的關稅,但非常難以預測幼稚的政策制定者未來會怎么做,就目前而言,看上去他們缺乏制定長期性政策的決心。基于我所掌握的理論知識來說,最優政策一定是具備良好的連貫性的,但現在很難去預測他們未來會做什么。不過,如果未來經濟狀況明顯變糟糕了,政治壓力與日俱增、輿論四起,他們可能就會改變目前的政策立場吧。

  目前美國經濟很強勁嗎?不見得

  《21世紀》:目前美國本輪的復蘇周期已達10年,加之貿易摩擦的潛在負面影響,美國經濟界已經有人擔心美國的衰退會因此更早到來,如何看這一觀點?

  Kydland:目前的美國經濟很強勁?我看不見得,勞動力市場看起來相當穩健,但深入來看,會發現勞動參與率并不是很強,如果很多人都退出了勞動力市場,那么很容易達到較低的失業率水平,舉個例子,女性的參與率趨平并在近幾年來呈現出了下降的趨勢。

  經濟學對于衰退的定義是增速低于基本趨勢,并不是一般所謂的“增速低于零”,如果這么看的話,美國經濟從2009年就一直處于衰退之中,因為增速一直低于1947-2008年時期的基本趨勢。

  《21世紀》:如何評價大規模量化寬松政策的效果?

  Kydland:目前的美國經濟周期看起來離1947-2008年的基本趨勢越來越遠了,這并不太好,就歷史而言,美國經濟在衰退期中觸底之后會一般會較快地反彈回基本趨勢之上,但這次并沒有。在金融危機發生后,也就是2008年之后,美國經濟增速比基本趨勢跌了12%,自那之后,增速更是離趨勢越來越遠,所以這么看起來量化寬松的并不是特別見效。在我看來,就歷史經驗來說,貨幣政策的作用也并不是特別有效,相較貨幣政策,我認為財政政策才是對經濟更為有效的措施。眼下的貨幣政策已經顯得跟經濟越來越無關了,我覺得大家對于貨幣政策的強大性評價過高。

  《21世紀》:要說財政政策的話,特朗普政府此前實施了稅改。

  Kydland:從經濟學家角度出發,政策的制定并不單單只考慮今年和明年要怎么做,而更要著眼于長期性的影響,這次降稅的影響到底如何是存在爭議的,這次稅改的制定者們預計這次的改革可以持續數年嗎?鑒于對財政赤字帶來的可預見的負面影響呢,那么幾年之后,是不是會因此加稅呢?對于政策制定者來說,如果認為稅率可以一直保持這么低的想法是不太明智的。

  未來隨著財政赤字的壓力與日俱增,那么可能政策制定者最終會不得不采取加稅措施,這在以前也發生過。自二戰以來,美國的財政赤字規模持續擴張,在2009年就發生過類似的情況,當時國會預算辦公室做了相關的測算,也就是美國的財政赤字擴張需要通過加多少額外稅收來應對。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在2012年左右提高了對資本收益征收的稅率。

  《21世紀》:眼下美國乃至全球的經濟狀況背后的更深層次的原因是什么?

  Kydland:我有作一些關于勞動力的研究,有關未來80-100年之后全球勞動人口和老齡人口(65歲以上)之間的比例走勢,在1950年時,這個比例為6.22,現在下降至了3.2,意味著下降了一半,根據聯合國的預測是到本世紀末將進一步下降至1.6,這是新常態,我們無法期待經濟可以一直保持前70年的高速增長。貨幣政策對于這種人口問題沒有任何作用。

  要說緩解措施的話,可以延長退休年齡,目前大部分人口的壽命都不斷增長,一些國家通過立法手段來提高退休年齡,比如挪威的退休年齡就是70歲,這一定程度上可以帶來一次性的/短期的作用,但是是否能對增速帶來實質性的拉動,這是存疑的。

  《21世紀》:下一次危機還有多遠?

  Kydland:2008年危機的一大部分原因是政策制定者對于銀行業監管放得太松,這幾年有跡象顯示政府試圖再次放松監管,如果最終真的再次放寬了,可能會發生類似的危機,但不至于像上一輪那樣嚴重,因為總學到了一些經驗教訓吧,但新危機估計應該足以使美國經濟增速下跌至0以下。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3d免费彩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