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想直通伊朗 美國會封鎖那條路嗎?

  馮迪凡 高雅

  [2018年,歐盟對伊朗出口7.95億歐元醫療類產品,但僅從伊朗進口0.29億歐元醫療類產品。]

  在歐美對伊朗外交相互角力的暗流涌動之中,旨在幫助伊朗逃避美國制裁的易貨交易結算機制“貿易往來支持工具”(INSTEX)即將正式上線。

  6月10日德國外長馬斯(HeikoMaas)到訪伊朗后作出上述決定。據新華社報道,馬斯在會后的聯合記者會上表示,歐洲國家希望通過INSTEX結算機制擴大與伊朗的雙邊貿易,并希望伊朗能夠借此實現經濟增長。

  不過,馬斯本人正在伊朗之時,特朗普政府卻放風表示正在考慮制裁INSTEX在伊朗的對接機構——地方貿易機制(STFI)。如美方真的制裁STFI,毫無疑問將切斷INSTEX和伊朗之間交易的生命線。

  同時,自2019年1月,英、法、德三國宣布建立INSTEX以來,各方對INSTEX結算機制的爭議不斷:在肯定INSTEX結算機制具有繞過SWIFT系統(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能力的同時,各方也質疑秉持“易貨交易”理念的INSTEX是否可以真正落地。

  按照歐盟目前設定,INSTEX結算機制所涉及的是伊朗民生的人道主義領域,如藥品、醫療設備和農產品等。而在醫療產品方面,據第一財經記者查閱數據,2018年,歐盟對伊朗出口7.95億歐元醫療類產品,但僅從伊朗進口0.29億歐元醫療類產品,如果以“易貨交易”原則來看,這樣巨大的貿易差額無疑會削弱INSTEX系統的有效性。

  盡管在實操層面和理論層面都遭到質疑,INSTEX仍是歐洲為展現誠意所邁出的重要一步。“我認為在未來二十年,歐洲在外交上會更加獨立,更加偏離美國,更加偏向歐亞地區。”美國國家情報委員會顧問、布魯金斯學會研究員卡納(ParagKhanna)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歐盟強推INSTEX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5月底開始密集訪問瑞士、荷蘭、德國和英國,其間伊朗問題是主要磋商議題。不過,蓬佩奧不僅無功而返,還讓美歐在此問題上漸行漸遠。

  蓬佩奧還鬧出了數起外交風波。5月初,美國國務院最后時刻取消了蓬佩奧與德國總理默克爾的會晤,原因是“緊急事務”,實際上蓬佩奧轉身去了伊拉克。此消息一出,德國朝野震怒,德國媒體紛紛以德美關系已經“自由落體”來形容對此事的憤怒之情。

  隨后在5月中旬,蓬佩奧又擅自硬闖在布魯塞爾舉行的歐盟外長月度會議,面對美方希望制造的歐美團結一致反對伊朗的形象,歐盟選擇說不: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莫蓋里尼表示,歐盟及其成員國告誡了來訪的蓬佩奧,美國應保持最大限度的克制。

  “歐洲在外交上扮演著越來越獨立的角色,比如歐洲希望能與伊朗建立緊密聯系等,這非常重要。”卡納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如果歐洲的態度和美國相同,那么它只是站在美國身后;但因為歐美態度不同,所以歐洲和美國的關系其實是相互競爭的。”

  在此大背景之下,歐盟堅持讓INSTEX上線也就不難理解了。這家信托公司在法國注冊,由英德法三國共同注資,并由德國PerFischer銀行負責運營,主要維持伊朗對外藥品、醫療器械和農產品的不間斷貿易。值得注意的是,這些交易屬于人道主義范疇,也在美國制裁豁免范疇之內。

  歐盟駐華大使郁白此前對包括第一財經在內的媒體詳細解釋了立場問題。他表示:“歐盟承諾維護伊核協議(JCPOA)框架,JCPOA是歷經10年談判后多邊外交的巨大成功。”

  他還表示:“INSTEX結算機制已經開始實施了。我們在向伊朗方面展示,歐盟正努力達成其期望。我們有60天來維護JCPOA的有效性。我們希望這個地區不要再次陷入動蕩。”

  繞得過SWIFT繞不過霸權

  INSTEX結算機制旨在進行美國制裁豁免范疇之內的人道主義交易,而INSTEX本身的“易貨交易”也面臨貿易差額挑戰,這為INSTEX的未來提出了兩個關鍵問題:第一,INSTEX是否真的可以繞過SWIFT?第二,INSTEX的成效將如何?

  由于全球絕大部分金融機構都需要通過SWIFT進行信息交換,跨境支付中大部分國際貿易交易都必須使用SWIFT系統進行美元交易,而在大部分國際關系學者看來,這令美國可以通過SWIFT系統“看到”全球資金去處。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法國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金融學教授趙永升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指出,“美國之所以取得現如今的國際地位,主要靠的是對二戰后陸陸續續建立的國際金融體系的壟斷,這允許美國將國內不少危機和成本轉嫁到全世界,這一套以美元結算為根本的國際金融體系的壟斷地位,是很難被打破的。”

  在特朗普政府宣布相關制裁決定后,2018年11月5日,一家比利時企業表示,將暫時禁止一些伊朗銀行使用SWIFT跨境支付網絡。

  在此背景下,歐盟推出以歐元結算的INSTEX交易機制,且INSTEX理論上可以繞過SWIFT進行交易。

  簡單而言,如歐盟和伊朗進行進出口貿易,歐盟方面的貿易商(出口商和進口商)向INSTEX提供交易數據,同時伊朗方面的交易商(出口商和進口商)向伊朗方面的對應地方貿易機制(STFI)匯報交易數據,隨后INSTEX與伊朗方面的STFI雙方就交易數據進行對接,然后雙方根據這些貿易中所產生的額度,由歐盟方面的進口商直接給歐盟方面的出口商打款。在伊朗方面,也遵從類似操作。

  通過這些措施,實際上歐盟交易商無需同伊朗交易商發生銀行轉賬業務,也就無需使用SWIFT。

  不過,雖然美方目前不愿同歐洲撕破臉,尚能默許INSTEX的存在,但卻不會對伊朗方面有這么大的容忍度。

  就在馬斯6月10日訪問伊朗之際,美方放風表示,正在考慮制裁伊朗方面的STFI。為了配合INSTEX,伊朗于今年4月正式上線了STFI。

  歐洲外交關系委員會高級政策研究員格蘭瑪耶(EllieGeranmayeh)對此的評價是,美國想從后門扼殺INSTEX,不過“如果INSTEX剛上線美國就采取行動,我認為在歐洲將有更多的政治力量反對美國”。

  無法填補真正需求

  此前美國駐歐盟大使戈登·桑德蘭威脅稱,任何利用INSTEX交易機制進行人道主義活動以外交易的企業,都將受到美國的制裁。

  據外媒報道,美國財政部負責恐怖主義和金融情報的副財長曼德克(Mandelker)則直接給INSTEX去信指出,“參與違反美國制裁的活動可能會導致嚴重后果,包括失去進入美國金融體系的機會。”

  為此,出于謹慎,目前歐盟方面也將同伊朗進行貿易的范疇,嚴格限制在石油以外的一些小型交易方面。數據顯示,即便INSTEX上線后,對于恢復伊朗歐洲間貿易而言,這一機制也是杯水車薪。

  第一財經記者查閱歐盟方面數據發現,如果以2018年歐盟同伊朗的貿易數據來看,其最大的交易額仍在石油礦產等能源領域,占歐盟從伊朗進口商品總額的87.8%,光石油一項,進口總額就達82.48億歐元。

  而歐盟從伊朗進口的農產品(4.08億歐元)、食品(3.16%億歐元)以及藥品(0.29億歐元),分別僅占進口總額的4.3%、3.3%和0.3%。

  在歐盟對伊朗方面,2018年歐盟對伊朗出口的最大份額為制造業產品,占總額的90.1%,其中交通工具、通信設施、汽車產品等占比都很大。需要指出的是,這些類別都屬于美國次級制裁行業。

  同時,歐盟對伊朗出口的農產品(5.71億歐元)、食品(3.93億歐元)以及藥品(7.95億歐元),分別占進口總比例的6.4%、4.4%以及8.9%。

  除了藥品等雙邊貿易嚴重不平衡會給INSTEX帶來結算困境之外,在伊朗方面看來,如真正讓INSTEX運行,就應當將石油等交易也納入其中,但這在當前的政治情況下并不現實。

  趙永升對第一財經記者指出:“這套INSTEX機制,是在美國的默許下建立的,因為美國需要展現強硬制裁伊朗的態度,但西歐國家在伊朗的利益很大,美國不能總對英法德國家罰款。在英法德強烈要求和美國默許的情況下,通過這個機制走一定的量,這個量歐美應該是有約定的。這樣的好處,是可以兼顧美國的面子和美國西歐盟友的利益。”

  不過,有總比沒有強。正如華盛頓卡托研究所研究員艾瑪·阿什福德所說的那樣,“從長遠來看,INSTEX的發展確實令美國的制裁政策感到擔憂:INSTEX建立了一個其他國家在未來可以使用的框架。”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3d免费彩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