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企尋求紓困四面出擊 牽手國資皆大歡喜

  見習記者 嚴翠

  廣西國資擬入主網宿科技、瀘州國資擬入主跨境通……一邊是民營上市企業老板們積極尋求紓困,一邊是國企混改提速,這已成為當下深陷發展困境的民營上市企業老板們實現自我救贖的最佳途徑。

  隨著一個個國資入股民營上市公司案例逐漸浮出水面,民企上市公司老板的找錢路徑也已清晰可見。概括起來,有四種主要模式。

  牽手國資

  作為扎根當地發展多年的企業,發展陷入困頓后找當地政府尋求幫助,已被各地民營上市公司老板普遍采納,并迅速催生出不少成功案例,真可謂皆大歡喜。

  以怡亞通為例,該公司扎根深圳發展20余年,2007年11月實現深交所中小板上市,主營一站式供應鏈服務,2018年實現營業收入701億,凈利潤2億元。

  受A股持續低迷影響,去年上半年公司控股股東股權質押風險警報拉響。為幫助化解風險,深圳政府旗下深圳市投資控股有限公司先后于去年5月、10月總計24.21億元受讓怡亞通實際控制人周國輝合計18.3%股權。此番交易后,深圳國資旗下深圳投控變身怡亞通第一大股東,怡亞通短期的流動性風險也得以解除。

  科陸電子也類似,但其質押比例更高。公開信息顯示,截至去年8月24日,其控股股東饒陸華已質押4.53億股,占其所持股份的99.45%,而彼時饒陸華已將部分股份轉讓給深圳國資委旗下的遠致投資。

  事實上,受去年A股持續低迷等因素影響,大批公司陷入流動性風險,并批量向各地政府發出求救信號。為此,包括山東、福建、四川、河南及深圳等十余個省市的國資,均進場接手當地民營上市公司股權、提供流動性支持。

  以深圳為例,收到企業援助信息后,深圳政府率先安排上百億元專項基金、成立專項工作小組等,統籌緩解上市公司控股股東股票質押風險事宜。包括英唐智控、鐵漢生態、英飛拓、科陸電子、夢網集團、麥捷科技、捷順科技等在內的一眾上市公司都得到了深圳國資的及時紓困。

  據不完全統計,截至目前,已有超過100家民營上市公司宣布或已經獲得了國資的紓困,被援馳的上市公司普遍存在控股股東股權質押率高的情況,其中當地民企獲當地政府援馳案例居多。

  重返“故里”

  求救于當地政府并非民企老板們實現救贖的唯一出路,求助于“家鄉”也不失為可行路徑之一。珠寶加工、品牌加盟商愛迪爾便選擇了此種方式。

  去年10月18日,愛迪爾控股股東的一致行動人、持股5%以上股東蘇永明質押的部分公司股票曾因公司股價連續下跌遭遇浙商證券平倉,導致其所持公司部分股票被動減持,公司面臨資金鏈斷裂風險。

  為化解這一難題,愛迪爾董事長蘇日明想到了自己的家鄉——福建省龍巖市。“我在深圳創立愛迪爾后,公司的發展一直備受龍巖市政府、領導的關注,早在公司創立初期,龍巖市領導就曾率隊前往深圳考察愛迪爾,雙方一直保持著良好的互通關系。之后龍巖市政府也一直希望我作為從龍巖走出去的企業家,未來能夠為家鄉做出些貢獻。這次公司發生資金困難后,龍巖市政府第一時間關注到了我們,基于長期的相互認可,雙方合作一拍即合。”蘇日明告訴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

  具體合作模式為,福建省龍巖市國資旗下100%持股企業龍巖匯金集團及其全資子公司龍巖永盛發展以總價2.17億元協議受讓愛迪爾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蘇日明、狄愛玲夫婦及其一致行動人蘇永明等合計3600萬股公司股份,轉讓完成后愛迪爾也由民企變身為混合制上市公司。目前,愛迪爾注冊地已由深圳市羅湖區變更為福建省龍巖市,公司名稱也由深圳市愛迪爾珠寶股份有限公司變更為福建省愛迪爾珠寶實業股份有限公司。

  蘇日明透露,未來深圳為愛迪爾運營中心,龍巖為公司行政中心,他本人也樂見龍巖國資進一步增持甚至控股上市公司。

  類似案例還有歐菲光。盡管歐菲光董事長并非江西南昌人,但南昌一直是歐菲光的產業重鎮,其早年便開始扎根南昌發展,并在南昌設有主要生產基地及多個全資子公司,目前已是南昌市最具代表性的企業之一。正因此,當歐菲光陷入資金及經營困境時,南昌市政府旗下南昌工業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果斷選擇了出手援助。最新情況是,5月份至今,南昌國資已三度出手,包括兩筆對歐菲光子公司的投資及一筆受讓歐菲光股份的預付款,投入已近20億元。

  重拾“舊愛”

  上市公司投資并購活動一直有,成功項目已浮出水面,即便不成功,這類接觸不僅為未來繼續合作留下了想象空間,還為后續合作奠定了一定基礎。

  港股興業太陽能的自我救贖故事,就充分驗證了這點。

  6月5日,興業太陽能及其控股子公司興業新材料在港同步公告,興業太陽能已有條件同意向水發集團(香港)控股有限公發行逾16.87億股認購股份,涉資逾15.52億元。認購完成后,水發香港將持有上市公司66.92%股份,同時間接持有中國興業新材料控股有限公司50%以上控股權。

  去年10月興業太陽能1.6億美元債券未能到期兌付,導致2019年2月到期的2.6億美元債券和8月到期的可轉換債券交叉違約。公告顯示,該股權認購事項所獲資金,將用于補充興業太陽能的運營資金以及用于境內外之債務重組,使上市公司繼續實現穩健增長。

  資料顯示,興業太陽能是一家總部位于珠海的上市企業,已成立二十余年,主營綠色建筑、清潔能源、新型材料、光伏電站等。水發香港則主要從事投資控股業務,將在認購完成前成為水發能源集團有限公司(下稱“水發能源”)的全資附屬公司,而水發能源是山東國資旗下水發集團有限公司專注能源主業的專業化集團公司。

  一家在珠海扎根了20余年的企業,被遠在山東的國資企業拿下控制權,不禁令人心生疑問。

  對此,興業太陽能一位相關負責人向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透露,早在2017年初,此次交易主導方水發能源集團便與興業太陽能有過初步接觸,當時雙方希望在光伏電站方面有些交易或合作,“后來中間出了些問題,合作未能達成。”

  這位人士告訴記者,這次公司發生海外債務違約后,興業太陽能首先想到的便是通過出售公司一些光伏電站資產來緩解公司資金危機,于是便再次與水發能源集團進行了接觸。由于雙方在業務領域具有高度契合度和區域互補性,水發能源集團對此次合作表達出濃厚的興趣,而其實際控制人山東國資在資產證券化率提高方面也有一定訴求,此背景下雙方達成了此次合作方案。

  據了解,河南國資拿下棕櫚股份控制權一事,也略有類似。相關人士透露,在本次河南國資入股棕櫚股份前,雙方也曾洽談過合作,后合作還未開始,棕櫚股份已陷入危機。面對此機遇,河南國資便直接一舉拿下了公司控制權。

  締結新盟

  并不是所有的舊愛都能重拾,因此就需要上市公司充分調動各種資源,以化解流動性危機。據了解,這類案例已成今年以來國資跨省入股民企上市公司主流。

  6月9日晚,跨境通一紙通告,宣告公司有望迎來國資背景的新東家——瀘州國資。公告披露,瀘州國資下屬瀘州老窖旗下金舵投資擬受讓跨境通實際控制人楊建新、樊梅花及新余睿景企業管理服務有限公司部分公司股權及剩余股份表決權,該事項將可能導致公司控制權發生變更。

  資料顯示,跨境通位于山西太原市,前身為百圓褲業。百圓褲業由楊建新、樊梅花夫婦于1995年創立,此前已在全國28個省區開設1700余家專賣店。隨著電子商務逐漸興起,公司服裝行業業績持續下滑,百圓褲業便籌謀轉型,并于2015年正式更名為“跨境通”,經營范圍也在原來基礎上增加了電子產品的技術研發和銷售;自營和代理各類商品和技術的進出口等業務。

  跨境通緣何與瀘州國資產生了姻緣?記者了解到,此次合作前,跨境通與瀘州國資并無過多接觸,后因跨境通控股股東股權質押率高、公司資金面遭遇難題,跨境通與瀘州國資之間通過一些間接的社會關系,開始進行了一系列接觸,并因雙方在產業協同、業務互補等方面存在高度契合,達成了此次合作意向。

  同日揭曉的網宿科技股權變動案例也屬此類。據披露,廣西自治區政府旗下廣西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擬以總價35.03億元受讓網宿科技持股5%以上股東陳寶珍、劉成彥合計12%公司股權,轉讓完成后,網宿科技第一大股東將變為廣投集團。

  從網宿科技公告便可窺見本次雙方合作意圖。網宿科技稱,在“一帶一路”建設中,廣西具有地緣、人緣、文緣等多方面優勢,公司可以與廣投集團資源、優勢互補,推進公司在廣西區內、粵港澳大灣區和一帶一路(東盟地區)的業務開拓及參與中國-東盟數字信息港和數字廣西的建設,促進公司業務更好地融入“一帶一路”建設、粵港澳大灣區國家重大戰略,進一步推進公司全球化戰略實施。公司還特別指出,交易完成后公司仍將保持按照市場化機制經營管理,公司管理團隊將保持穩定,公司仍將保持獨立的文化、愿景及價值觀。字里行間,網宿科技締結新盟友之意昭然。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3d免费彩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