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市場傳聞部分美元基金LP正要求GP暫緩投資中國人工智能、芯片研發、半導體等高科技企業股權,因為他們擔" />

美元LP“干預”投資策略“小打小鬧” PE支持投資企業轉戰科創板

  中美貿易摩擦升級,正令創投行業美元基金管理人(GP)與出資人(LP)的關系出現新的微妙變化。

  近日,市場傳聞部分美元基金LP正要求GP暫緩投資中國人工智能、芯片研發、半導體等高科技企業股權,因為他們擔心美國政府可能對這些行業采取新的制裁措施,導致企業經營發展與未來赴美上市遭遇新的不確定性。甚至有個別LP告知GP,若后者執意投資這些項目,他們將不再出資買單。

  “但是,目前我們還沒遇到類似狀況。”多位美元PE基金管理人向記者坦言。

  在他們看來,不排除個別美國機構投資者LP會通過基金咨詢委員會或其他渠道向GP表達上述擔憂,但在實際投資決策過程,GP可能會兼顧LP某些觀點,但不會完全遵循LP意見調整既定的投資策略。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多方了解到,目前中美貿易摩擦升級對美元PE基金的沖擊,更多體現在項目退出策略環節。

  “我們原先支持兩家境內高科技企業赴美上市,但在當前環境下,我們正考慮支持他們登陸科創板或港交所上市。”一家美元PE基金管理合伙人坦言,究其原因,他主要擔心中美貿易摩擦升級可能會導致美國二級市場基金對投資中概股趨于謹慎,導致企業估值與股價表現低于基金預期,影響基金項目退出的實際回報。

  他透露,盡管項目退出環節存在一定挑戰,但當前美元PE基金募資似乎未受影響。多數歐美大型機構投資者LP依然看好中國經濟長遠成長,認為中國經濟轉型發展會在消費升級、高科技、高端制造等領域催生更多獨角獸級別企業。甚至還有部分美國機構投資者LP認為PE跨周期投資的特點,恰恰能規避中美貿易摩擦升級帶來的金融市場短期劇烈動蕩風險。

  干預GP投資策略“純屬個案”

  “近期,我們與美元機構投資者LP討論過中美貿易摩擦升級對PE投資策略的沖擊,但幾乎所有LP并沒有采取任何措施干預既定的投資策略。”一位剛舉行LP大會的美元PE基金負責人向記者透露。

  在他看來,多數LP對中美貿易摩擦升級顯得相當平靜,一方面他們認為中美貿易談判最終會取得成果,不大會出現兩敗俱傷局面,另一方面他們認為PE 的跨周期投資獲利特點,能幫助他們規避中美貿易摩擦升級所造成的短期金融市場劇烈波動。

  “在LP大會期間,的確也有個別美國機構投資者LP向我們私下建議,能否對受到中美貿易摩擦升級影響的行業項目采取相對謹慎的投資步伐。盡管這僅僅是一項建議,但我們還是明確回復他們,項目本身發展前景與經營業績才是項目投資能否獲利的根本,中美貿易摩擦等外部因素僅僅在短期內對資產估值造成影響,但不會改變優質項目的長期投資價值。”他介紹,目前,這些美國機構投資者LP依然按期繳納投資款,并沒有出現所謂意見不合而暫緩出資的狀況。

  多位美元PE基金合伙人透露,LP也知道自己“任性”不按期繳款會遭遇嚴重后果,一是因違反繳款條款遭遇GP的巨額罰款,二是此前投資的項目也會因為不按時繳款,在項目退出時所獲得的利潤分紅“大打折扣”。

  “其實,當前絕大多數美國機構投資者LP更關心的,是基金管理人(GP)針對中美貿易摩擦升級,會采取哪些更穩健的投資策略確保投資回報預期不受沖擊。”一家大型美元PE基金投資總監透露,近期他們所采取的策略,主要是優先投資與中美貿易摩擦關聯性不高的境內消費升級、新材料、高端制造企業項目,此舉也得到多數LP的認可。

  美元基金支持投資企業轉戰科創板

  值得注意的是,隨著中美貿易摩擦升級,近期部分美元PE基金正建議投資企業考慮登陸科創板或港交所上市,而不是規劃中的美國資本市場。

  究其原因,他們主要擔心中美貿易摩擦升級導致美國二級市場基金對中概股的投資持倉規模被削減,令項目赴美上市所募集的資金與企業估值“大打折扣”,導致項目退出實際回報低于基金預期值。

  但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多方了解到,目前多數美國二級市場對沖基金并沒有打算因中美貿易摩擦升級而削減中國資產的投資比重。但他們比較擔心的是,美國對中國高科技產業采取一系列制裁或政策限制措施,可能導致中國相關中概股未來發展空間受到限制。加之美股面臨較高的回調壓力,因此短期內他們可能會削減中概股投資比重“避險”。

  所幸的是,不少境內高科技企業對登陸科創板或港交所的興趣日益增加。

  “我們所投資的三家高科技企業已經聘請券商投行,研究登陸科創板的可操作性,若短期內難以登陸科創板,就直接改去港交所。”上述剛舉行LP大會的美元PE基金負責人透露,究其原因,這些企業也擔心中美貿易摩擦升級導致企業赴美上市遭遇更嚴格的IPO審核流程與估值壓力。

  在他看來,目前令他比較傷腦筋的,是說服美國機構投資者LP接受企業境內上市的新規劃。因為這些LP一直擔心中美貿易摩擦升級與人民幣匯率下跌,會導致中國相關部門加強資本跨境流動管理,令項目境內退出后,相應本金收益換匯返回境外的流程被大幅拉長。

  為此,他做好兩手準備,一面邀請銀行與律所專業人士,用實際案例向他們解釋資本正常的跨境流動不受“影響”,一面則借鑒平行基金的運作模式,若新一期美元基金需要結匯以人民幣形式投資境內項目,那么就用項目境內退出所取得的人民幣資金“替代投資”。上述美元基金則拿出等額的美元資金,用于返還美元機構投資者LP的本金收益,從而避開換匯結匯操作流程。

  他坦言,由于登陸科創板可以獲得更高估值與流動性便于項目退出,不少美國機構投資者LP對項目境內上市也持默許態度。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3d免费彩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