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灣區“保險通”漸行漸近 構建統一平臺需解決三大問題

  安卓

  去年以來,關于粵港澳三地構建大灣區“保險通”的提議持續涌現,日前,香港保險業監管局主席鄭慕智證實,正在探索和研究如何落實“保險通”。

  盡管“保險通”涉及的諸多細節尚未敲定,但根據第一財經記者從深圳前海自貿區、珠海橫琴自貿區的多家機構中了解,目前兩大自貿區均在朝著“保險通”進發,在政策法規允許的范圍之內先行先試保險要素的跨境流動,大致方向與香港層面類似,即搭建一個平臺作為不同監管方的對接基礎,遵循前易后難的策略,在一定范圍內進行試點,包括定產品、定機構、定額度等。

  事實上,大灣區容納了廣東、香港和澳門三種不同的保險監管體制,在一個試點內兼容三種體制并不容易。“非常復雜,”一位參與粵港澳大灣區保險互聯互通的業內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保險通”不僅涉及到不同的監管體制,還涉及到不同的監管部門,這需要更高層面來牽頭協調。

  自貿區的嘗試

  鄭慕智稱,“保險通”將仿效債券通、滬港通、深港通,采取的封閉管道,讓香港保險公司在大灣區從事以試點銷售結構相對簡單、保障成分比較高的產品,而保單期滿紅利和理賠金必須全數返回內地,有效防范非法活動,并且避免資金外流。

  早在今年兩會期間,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友邦(香港)區域執行總監容永祺在一份提案中也建議,在推進金融市場互聯互通的方向下,先落實在粵港澳大灣區建立香港壽險服務中心。

  按照容永祺的設想,由于目前購買香港保險產品的內地居民不能通過正常渠道把資金直接過境到香港續保,而期滿及理賠資金也不能直接存入內地銀行,如果由服務中心代為收取保費,后續索賠款直接匯入客戶在大灣區的銀行賬戶中,可以讓已離岸的資金回流內地。

  容永祺建議,可參考現行港股通、深港通和滬港通的封閉式資金渠道做法,便利民眾的美元資產配置。

  事實上,這種設想也是大灣區內的主流想法,但差異在于這個服務中心該如何設置,以及誰來牽頭。“目前大家都有各種提法和設想,但還沒有上升到正式執行的階段。”廣東某保險公司相關負責人對第一財經說。

  據了解,珠海橫琴目前也在打造一個跨境保險公共服務中心,主要為內地居民購買港澳保單和港澳居民購買內地車險存在的問題提供標準化、一體化、便利化的承保、理賠等服務。

  該跨境保險公共服務中心的建設方案已初步擬定,未來計劃兩步走:第一步先為大灣區港澳居民、內地居民提供便捷的保單咨詢、保險理賠及代收續期保費等服務,具體包括售前的產品咨詢、體檢,售中保單托管、查詢、續保、保單質押,售后理賠資料收集、查勘核損、糾紛處理等。第二步則是探索產品聯合開發、銷售代理等方面的合作內容,如與港澳機構聯合開發針對灣區內特定客戶群體的保險產品,產品可在各地分別備案,并實現產品三地互認;探索部分港澳產品在自貿區的代理銷售,滿足大灣區居民多樣化保險需求。

  在深圳前海,前海保險交易中心如今正在推進一個名為“保險灣區通”的項目,旨在構建可以促進灣區內保險互聯互通,保險要素高效流動的粵港澳大灣區保險綜合服務。

  據了解,“保險灣區通”的定位就是大灣區保險互聯互通交易服務,在政府監管的前提下,通過完善粵港澳多方保險市場互認機制,實現灣區內保險和再保險信息、產品、資金、技術、人才以及服務等方面的互聯、互認、互通。

  三大問題待解

  但是,擺在“保險通”面前的難點依舊重重,上述參與粵港澳大灣區保險互聯互通的業內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說,構建統一的“保險通”平臺,目前至少需要解決三大問題。

  一是三地不同的保險監管體制如何對接,比如,如何納入香港的沙盒監管,如何協調內地不同的監管部門。二是跨境產品的標準一致性問題,比如有些疾病,以甲狀腺癌為例,在內地重疾險里面屬于重癥,在香港則屬于輕癥,三地對于疾病的發生率估算以及生命表等都有區別。

  “事實上,大灣區無論是醫療水平、居民的平均壽命以及疾病發生率是趨近于相同的,在這種情況下,我們認為在保險產品的定價上,其實是可以參照香港的產品設計來做,在符合監管的條件下,在某個區域嘗試在某種特定額度以內去銷售這樣的產品。”上述廣東某保險公司相關負責人對第一財經說。

  三是跨境資金流動問題,內地在香港購買保險,包括交納新保費、續期保費及處理賠償與分紅等都涉及到跨境資金流動。鄭慕智也提到香港保單期滿紅利和理賠金必須全數返回內地,有效防范非法活動,并且避免資金外流。

  除此以外,包括消費者權益保護、反洗錢等都在需要考慮的范圍之內。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3d免费彩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