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州大學、西北農林科技大學……這些位于中國西部地區的一流高校,曾經培養出了大量為國家和社會發展作出杰出貢獻的人才,也誕生了一大批處于領先水平的科研成" />

蘭州大學培養19名院士僅留住1人 中央發話:發達地區不得片面高薪從中西部挖人

  每經記者 李可愚    每經編輯 陳旭 趙云    

  蘭州大學、西北農林科技大學……這些位于中國西部地區的一流高校,曾經培養出了大量為國家和社會發展作出杰出貢獻的人才,也誕生了一大批處于領先水平的科研成果。

  不過近年來,比起學術研究和科研進展,讓這些學校更受媒體和公眾關注的卻是實實在在的人才流失問題。

  以傳統西部強校——蘭州大學為例,據不完全統計,這些年來該校已經先后“流失”了5名中國科學院院士、1名中國工程院院士。以至于有另一所西部著名高校校長發出了這樣的感嘆:在蘭州大學流失的高水平人才,完全可以再辦一所同樣水平的大學!

  如何走出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的“怪圈”?《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6月11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正式對外公布的《關于進一步弘揚科學家精神加強作風和學風建設的意見》中,就對類似問題專門明確——

  “支持中西部地區穩定人才隊伍,發達地區不得片面通過高薪酬高待遇競價搶挖人才,特別是從中西部地區、東北地區挖人才。”

  培養19名院士僅一人留校

  中西部地區高校人才流失究竟有多嚴重?記者注意到,此前由各方披露出一系列數據,直觀反映了這些高校長期以來人才大量出走的“失血”狀態。

  以上文提到的蘭州大學為例,據統計,僅在2000年到2004年的幾年間,該校共流失副高職稱以上人員就有近40名,其中有相當一部分是學科帶頭人。蘭州大學物理科學與技術學院院長薛德勝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回憶稱,2006年,當他接手院長一職時,“整個物理學院幾乎都空了”,連給學生上課都成問題,剩下的幾名老師排滿了課程,得“連軸轉”才勉強能完成教學任務。

  與此同時,其他位于中西部地區的高校在人才流失浪潮中也無法“幸免”。位于陜西楊凌的農科強校——西北農林科技大學于2000年至2003年間共調出125人,連當時僅有的1名“長江學者”也離開了;哪怕是位于中部大城市武漢的華中師范大學,也曾在5年間被挖走各層次人才40余人,包括“杰青”等高層次人才。

  這些流失的人才最后究竟去了什么地方?對此,蘭州大學原校長李發伸曾在一個公開場合表示,有一所著名大學的人事處處長到蘭州大學考察,這位處長明確告訴他:“聽說蘭大有一些不錯的科研人才,我們這次就是來選人的。”

  記者也注意到,從這些中西部高校的高層次人才流向來看,絕大部分最終都被位于東部沿海地區的高校“收入囊中”。

  例如,蘭州大學流失的曾在該校任教的6位兩院院士,全部流向清華大學、南開大學、浙江大學等沿海地區頂級高校。而在蘭州大學培養出的19名兩院院士(不含只在校工作過的教師)中,目前僅有1人仍留在該校任教。絕大部分已在復旦大學、上海交通大學等東部地區高校開展科研工作。

  1000萬經費加500萬補助搶人

  中西部高校人才之所以集體流向東部高校,高薪、優厚待遇在其中發揮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記者注意到,且不要說是一流高校,即便是東部地區并不那么有名的高校,都能砸下實實在在的“真金白銀”來吸引人才,而這往往是中西部高校所望塵莫及的。

  例如,既不是“985”也不是“211”高校的浙江工業大學曾在2017年發布消息稱,學校共面向國內外公開招聘150名高層次人才,符合條件的人才,除了70萬元以上的年薪,還可以享受300萬~500萬元的購房安置費。

  同樣沒有被納入“211”和“985”行列的杭州電子科技大學早在2013年就宣布,對于院士級別的人才,可拿到的平臺建設經費及科研啟動費高達1000萬元以上,住房安置或購房補助500萬元以上,年薪300萬~500萬元。

  與此形成明顯對比的是,同時進入“211”“985”名單的陜西省工科強校——西北工業大學,目前在該校網站上給出的引進杰出領軍人才(有正高級職稱、入選“千人計劃”等人才計劃)待遇,為年薪80萬~100萬元(稅前)+績效獎勵,并提供不低于50萬元(免稅)的安家費。

  此外,沿海地區高校引進的高層次人才還可以獲得當地政府提供的資金支持,而這往往也是西部地區的地方政府難以做到的。例如,今年6月,大連市出臺了《大連市人才住房保障實施細則》,旨在解決高層次人才等人群的住房保障問題,其中規定:高層次人才住房保障采取發放安家費方式,最高標準為500萬元。

  在花大力氣引進中西部和東北地區高校人才后,不少原本水平一般的東部沿海地區高校在科研水平和排名方面的確上了一個臺階。例如,從哈爾濱工業大學、西北工業大學、西安理工大學等多個東北和西部重點高校引進大量特聘教授的佛山科技學院,在一份大學排行榜中,僅用兩年時間,就上升了126位。

  但與此同時,中西部和東北地區的高校排名卻出現了明顯的下降。如西北工業大學在一份大學排行榜中,就從2010年的全國第28位,下滑至31位。這明顯不利于國家科研布局和人才培養的均衡發展。

  國家推人才向中西部流動

  對于中西部地區高校科研人才外流的局面,有關部門一直高度關注。除此次中辦、國辦發布的文件明確提出“不得片面通過高薪酬高待遇競價搶挖人才”外,此前教育主管部門也曾多次明確支持中西部地區穩定人才隊伍。

  例如,2017年1月發布的《教育部辦公廳關于堅持正確導向促進高校高層次人才合理有序流動的通知》明確:堅持正確的人才流動導向。“長江學者獎勵計劃”繼續加大對引進海外高層次人才和西部、東北地區高校高層次人才發展傾斜力度。不鼓勵東部高校從中西部、東北地區高校引進人才。

  同年7月發布的《中共教育部黨組關于加快直屬高校高層次人才發展的指導意見》也明確,堅持正確的人才流動導向,在薪酬、職務、職稱晉升等方面采取傾斜政策,引導高層次人才向中西部和東北地區高校流動。不鼓勵東部地區高校從中西部、東北地區高校引進人才,支持東部地區高校向中西部、東北地區高校輸出人才,幫助中西部和東北地區“輸血”“造血”。

  當然,我們也應該注意到,中西部地區高校的人才流失,有其歷史原因。對于中西部高校來說,除了政策支持外,用“修煉內功”提高待遇的方式,對于留住或吸引人才也非常重要。記者也注意到,近年來,中西部高校對人才引進的確下了大工夫,人才的待遇也有了明顯提高。

  例如,西北農林科技大學官網上的招聘信息顯示,引進人才在國家提供200萬~300萬科研經費的基礎上,學校1:1配套科研經費;年收入可達到70萬元以上。

  而蘭州大學草地微生物研究中心剛剛發布的招聘信息則明確,對于引進教授,學校按照國家關于教育部直屬高校工資標準發放工資,提供校內津貼、50萬~300萬元科研經費、50萬~90萬元住房補貼和安家費,以及周轉公寓。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3d免费彩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