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7年7月召開的成都產業發展大會上,成都市坦然“交底”:全市尚無一家獨角獸企業。
  而到了2018年底,成都以創新為主要引領和支撐的經濟體系和發展模式加快形成" />

新經濟企業不斷涌現 成都“城市機會清單”擴容

  有了“沃土”,種子才可能發芽生長。

  在2017年7月召開的成都產業發展大會上,成都市坦然“交底”:全市尚無一家獨角獸企業。

  而到了2018年底,成都以創新為主要引領和支撐的經濟體系和發展模式加快形成,城市發展的內在穩定性、協調性、可持續性不斷增強,不僅涌現了多只獨角獸和“準獨角獸”,新經濟和創新也開始成為這座城市的發展新動力。而在這一過程中,黨委政府扮演了怎樣的角色?

  新經濟發展成都路徑

  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底,新潮傳媒、醫云科技、1919酒類直供、駒馬物流4家企業成長為“獨角獸”;此外,全市新增新經濟企業4.1萬戶,同比增長19%;百家重點企業中71戶規上企業累計收入251.47億元,同比增長40.24%;其中,245家新經濟企業獲得投資170.21億元。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近年來,成都市的全社會研發投入保持10%以上的高速增長,各類市場主體年增加35萬余家,創業帶動就業成效顯著,年新增就業近30萬人。

  截止到今年一季度,成都市的GDP依然保持了8%的增長,固定資產投資達到10%,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幅是8.3%,外貿進出口達到21%,一系列證據充分表明:創新已經成為推動這座城市轉型升級與可持續發展的新動能。

  而在最近幾年的新經濟發展過程中,成都取得了哪些經驗?哪些方面還有不足?

  成都市新經濟委副主任周洪表示,作為全國首個系統提出發展新經濟的城市,成都以極大的決心和雄心創造性開展工作,探索形成一套新經濟發展的成都路徑。

  一是系統設計推進體系。形成了新經濟發展工作領導小組——新經濟委——新經濟發展研究院——城市級新經濟俱樂部的完整組織構架。

  二是系統探索發展理念。召開新經濟發展大會,形成新經濟一系列具體舉措。

  三是建立新經濟統計體系,并建設新經濟大數據監測平臺,建立新經濟目標考核體系,采用場景供給、新經濟營收、企業增長、獲得風投、梯度培育等指標對相關市級部門及區(市)縣進行考核。

  周洪還特別提到,成都構建“1+6+7+N”新經濟政策體系,從政策端努力營造新經濟發展的環境沃土,如印發實施《關于營造新生態發展新經濟培育新動能的意見》,逐一出臺“六大形態”、“七大應用場景”實施方案等。

  新經濟“六大形態”是指重點發展數字經濟、智能經濟、綠色經濟、創意經濟、流量經濟和共享經濟,“七大應用場景”,即通過提升服務實體經濟能力、推進智慧城市建設、科技創新創業、人力資本協同、消費提檔升級、綠色低碳發展和現代供應鏈創新應用,培厚新經濟發展的市場沃土。

  而6月11日,由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編制和發布的一組數據,也反映了成都市的有力推動對當地新經濟生態所產生的積極影響。

  當日發布的數據為第3期“中國‘雙創’金融指數”(以下簡稱IEFI)。在本期指數當中,成都綜合得分躍居全國第5。且從綜合實力增長來看,成都過去一年“雙創”金融綜合實力增長速度位居全國第一。

  “作為繼北、上、深、廣之后‘雙創’金融發展和支持水平最具代表性的城市,成都的成功經驗在國內具有較強的代表性和借鑒意義。”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金融與現代產業研究所所長劉國宏稱,“而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政府在推進政策支持和打造金融服務平臺方面不遺余力,通過整合資源打造五大中小微企業融資服務平臺和兩大金融生態保障平臺,在全國率先探索構建了體系化、綜合性、一站式的中小微企業創新創業投融資服務體系,很大程度上滿足了各類創新創業活動的金融服務需求。”

  探索地方經濟治理體系轉型

  事實上,成都在新經濟方面的持續發力,也代表著地方政府探索經濟治理領域轉型方面的一個樣本。

  “國家提出構建現代化的治理體系,其中包括經濟治理體系。而在所有的治理體系里面,以經濟為切口,可以起到引領作用。”

  周洪進一步解釋稱,經濟治理體系的轉型,體現在三個方面。第一是涉及觀念的轉變。即推進政策制定“配菜”變“點菜”、公共服務“個別服務”變“生態營造”、企業發展“給優惠”變“給機會”的三個轉變。

  第二個方面是生產、生活和治理方式的轉變。周洪稱,在生產方面,把以前的“產城人”,轉變為以人為核心的“人城產”,去構建新的生產方式;生活方式方面,在包括建設天府綠道,以及打造夜間經濟等,提升了人民生活的品質。

  第三是在政府治理方面,如成都于全國所有城市之中,首家推出了“城市機會清單”,“以前政府都推出的是負面清單,而我們城市機會清單的推出,卻是希望做正向思維方式引導,以告訴外界在我們的城市可以做什么,鼓勵做什么”。

  周洪所說的“城市機會清單”,是指今年3月,成都在全國首創性提出了“城市機會清單”,聚焦10個應用場景發布了7大類、450條供需信息,意在促進城市化公共資源和政策服務與企業創新需求和產品的供需對接。營造“機會之城”,成為培育新經濟的新方向。

  “新經濟的核心是創新,”周洪表示,如何增大創新成功的概率,就是營造新經濟的應用場景,從企業創新產品角度,梳理城市的公共資源和政策服務,給新技術、新模式、新形態提供能夠落地的應用入口和市場機會。

  而在本次創交會上,成都發布第二批“城市機會清單”,持續加大場景供給,落地落實新經濟企業的參與機會。

  數據顯示,第二輪機會清單的供需信息較第一輪進一步增加,本批次城市機會清單共發布764條供需信息,其中政府供需信息612條、企業供需信息152條。成都城市機會清單共651條供需信息,其中政府需求信息445條、供給信息85條,企業需求信息51條、供給信息70條。

  而為了發展新經濟,成都市還在體制機制上進行了大膽的探索與改革。

  “新經濟的發展為我們的治理提出了很多的挑戰,”周洪舉例說,“比如在快遞員如何去辦理社保的問題上,成都市通過建立新經濟企業的行業認定規則,對新經濟企業的就業人員的參保等問題提出了規范,從而解決了很多城市無法為快遞員辦理社保的難題。”

  此外,周洪認為,成都市在發展新經濟方面,還創新了幫助企業發展的“條件邏輯”。如在過去,政府往往通過給能源、土地等要素資源去幫助企業發展,但這并不適用于新經濟企業的發展,因此成都通過場景的培育,營造了出現很多新的市場。舉例而言,成都充分考慮前沿科技和顛覆性技術對未來生產生活的影響,超前謀劃、前瞻布局,規劃建設200平方公里智慧交通生態圈,啟動建設5平方公里無人駕駛汽車測試場;在遠洋太古里建設全國首個5G示范街區,二環路快速公交建成全國首條試商用5G精品環線,吸引新經濟企業參與城市建設運營。三是在生產生活中創造應用場景。對接生產生活需求,鼓勵企業圍繞高質量發展、高品質生活提供解決方案,開展共享停車試點,推進共享停車平臺企業為全市460余個小區提供車位共享服務;加快推進盒馬鮮生、繽果盒子等“新零售”的場景布局。

  對于成都在創新創業方面的表現,前來參加本屆創交會的美國奧斯汀市的議員卡特琳表示,我覺得成都是一個非常熱衷于創新的城市,“6月11日的時候,我們去本次創交會的會展現場進行參觀,我發現了非常多的初創公司,而且感覺成都在這個方面取得很多成就”。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3d免费彩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