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憑什么進新一線:失去20年后開始爆發

  李秀中

  最近昆明“火”了。第一財經上個月底發布《2019城市商業魅力排行榜》,昆明在337個中國地級以上的城市中,擠進了金字塔尖,首次入選15個“新一線”城市排行榜,而且將一些東部沿海大城市擠了下去。

  這一榜單評審委員會認為,作為2019城市排名中新上榜的城市,昆明具有顯著的人才吸引力,這也表示昆明多樣性生活方式有了跨越的進步。

  當然,對此很多人會問,“昆明憑什么成為新一線城市,”甚至有人提出昆明一個三線城市怎么能成為新一線。

  那么,昆明的現在和未來到底是怎樣的?

  是該昆明爆發了?

  昆明進入“新一線”擠掉的是無錫,雖然很多人質疑昆明GDP總量不如無錫等沿海城市,但實際上,昆明的GDP總量在20年前也不落后于很多中部甚至東部城市。比如,2001年,昆明GDP為673億元,合肥和南昌也分別只有363.02億元和485.12億元。

  在西部地區城市中,就GDP總量來看,昆明也一直保持第四的位置,排在重慶、成都和西安之后。這四個城市中,成都和重慶總量相差不大,而西安和昆明也不分伯仲。2000年,西安和昆明的GDP分別為689億元和626億元。

  然而,20年來,昆明雖然一直保持第四的位置,但是與西安的差距越來越大。2018年,西安全年實現GDP8349.86億元,昆明市該年GDP則為5206.89億元。西安目標是到2021年超過萬億元,而昆明2020年目標是超7000億元。

  如果跳出西部區域去比較,更能發現昆明在這20年發展緩慢。比如,本世紀初,昆明GDP總量是合肥的近1.7倍,到現在不到后者的七成。可以說,相比其他城市,這20年是昆明失去的20年。

  昆明與西部前三位的差距越拉越大,而且開始落入到與其看不上眼的貴陽之間的競爭。2018年貴陽實現GDP3798.45億元,而2000年時,貴陽GDP總量不及昆明的一半,僅為265億元。貴陽也從2000年西部地區第9名晉升到2018年的第5名,逼近昆明。

  貴陽以大數據為突破,城市建設和經濟發展風生水起,最近幾年接棒重慶成為全國城市增速冠軍。反觀昆明,似乎進步不大。

  這20年來,西部地區前幾位的城市你方唱罷我登場,甚至長期打擂臺,處于外界的聚光燈下,相繼成為明星城市,城市知名度、影響力以及綜合實力不斷提升。而在這種激烈的氛圍下,昆明卻顯得很佛系,很少發出聲音,參與城市競爭。

  失落了20年,昆明這個西部老四是否該覺醒了呢?或許有些危機感,這種狀況在最近兩年開始發生變化。一個顯著的指標就是,云南和昆明經濟增速開始大幅提升,位居全國前列,大有領跑的趨勢。

  云南省2018年GDP增速為8.9%,西部地區排名第三。昆明市2018年GDP占全省GDP總量的29.12%,GDP增速8.4%,其增速在省會城市中名列貴陽和拉薩之后。

  這一局面得以形成的重要原因是昆明工業的發跡。昆明市2018年統計公報顯示,2018年,昆明工業經濟高速增長。全年全部工業增加值1266.94億元,比上年增長13.6%。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長14.0%。其中,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業增長1.68倍,冶金工業增長21.7%,六大高耗能行業增加值增長36.4%。

  今年一季度,云南GDP增速超過貴州,位居全國第一。而昆明全市GDP為1119.43億元,按可比價計算,同比增長9.2%,比上年全年加快0.8個百分點。一季度昆明市完成規模以上工業總產值984.3億元,增長7.3%,增速居全國省會城市首位。難能可貴的是,昆明的增長是逆勢上揚。

  那么,按照輪流坐莊的態勢,在重慶、成都、貴陽和西安之后,是該昆明爆發了嗎?

  梳理昆明的數據不難發現,其高增長主要得益于煙草工業和石油項目的帶動。可以看到,帶動昆明增長的還主要是傳統產業,則增長后勁值得注意。昆明市2018年政府工作報告稱,“經濟總量不大、發展速度不快,工業不強、服務業不優、民營經濟活力不足”等還是昆明建設區域性國際中心城市的短板和弱項。

  未來的潛力空間

  對于昆明發展滯后,一些云南人在網上發問,“為什么國家不重視云南,不重視昆明”。但事實上國家對云南寄予厚望。2011年國務院就印發了《關于支持云南省加快建設面向西南開放重要橋頭堡的意見》。在“一帶一路”倡議下,云南的地位更加突出。

  其實,昆明的“野心”已經顯露無遺。如何抓住“一帶一路”的機遇,發揮好云南主戰場作用,昆明提出要找準昆明在融入國家戰略中的定位,加快昆明對外開放步伐。于是,昆明形成了到2030年分三個階段基本建成區域性國際中心城市的目標。

  第一階段:到2020年,全市GDP達到7000億元,人均GDP達到1.4萬美元。區域性國際綜合樞紐功能基本顯現。

  第二階段:2021年到2025年,區域性國際中心城市的特征初步顯現。到2025年,全市GDP達到1.19萬億元,人均GDP達到2萬美元。基礎設施更加完善,基本建成區域性國際綜合樞紐;開放型經濟特征更加明顯,產業競爭力顯著提高,基本形成在西南地區具有突出比較優勢的現代產業體系。

  第三階段:2026年到2030年,基本建成區域性國際中心城市。到2030年,全市GDP達到1.8萬億元,人均GDP超過2.8萬美元,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1萬美元。區域性國際經濟貿易中心、科技創新中心、金融服務中心、人文交流中心的輻射力、影響力更加凸顯。

  其實這一計劃已經得到國家的支持,并鋪展開來。比如,在“十三五”現代綜合交通運輸體系發展規劃中,昆明被列為國際性綜合交通樞紐,位列烏魯木齊、哈爾濱、西安、鄭州、武漢、大連、廈門之前,規劃要求強化國際人員往來、物流集散、中轉服務等綜合服務功能,打造通達全球、銜接高效、功能完善的交通中樞。

  云南戰略的核心在昆明,昆明的方向在于向南向西。未來云南將以昆明為中心,建設云南面向南亞東南亞輻射中心,連接上海至瑞麗、臨河至磨憨、濟南至昆明等運輸通道,推進西藏與尼泊爾等國交通合作,逐步構建銜接東南亞、南亞的西南國際運輸走廊。

  昆明也有這樣的基礎。2018年,昆明長水國際機場完成運輸起降35.95萬架次,旅客年吞吐量達4708.81萬人次,躍居全球第35位;截至2018年底,昆明長水國際機場開通國內外航線348條,其中國內270條,國際和地區78條,南亞東南亞通航點達34個,位列全國首位。

  根據云南省政府和中國民用航空局《昆明國際航空樞紐戰略規劃》,近期目標到2030年,實現旅客年吞吐量1.2億人次,年貨郵吞吐量120萬噸,遠期目標到2050年,滿足旅客年吞吐量1.4億人次,年貨郵吞吐量300萬噸。

  不只航空,昆明的潛力空間還在于泛亞鐵路的建設。在中老鐵路、中緬國際鐵路、中泰鐵路建成通車后,將構建起以昆明為起點的泛亞鐵路網。目前,玉磨鐵路、大瑞鐵路正在沖刺,未來2~3年,這些重要的鐵路線路會相繼開通。

  當然,昆明將與南寧展開競爭。廣西和云南是與東盟國家陸地接壤的兩個省份,在面向東南亞的發展中,都自稱是龍頭,而且城市定位也一樣,競爭不可避免。

  《北部灣城市群發展規劃》提出,以加快建設南寧特大城市和區域性國際城市為目標,推進要素集聚,強化國際合作、金融服務、信息交流、商貿物流、創業創新等核心功能,建設現代產業集聚區,規劃建設五象新區等對外開放合作平臺,構建“一帶一路”有機銜接的門戶樞紐城市和內陸開放型經濟高地。

  未來誰是面向東盟的真正龍頭,昆明還是南寧?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3d免费彩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