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項債新規釋放利好 城投平臺融資又迎春天?

  陳益刊

  穩增長的關鍵之一是穩投資,其中基礎設施領域投資又是關鍵一環。

  為了加大對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的有效投資力度,近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于做好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發行及項目配套融資工作的通知》(下稱《通知》)。

  《通知》允許部分地方政府專項債券(下稱“專項債”)可作為符合條件的重大項目資本金,并鼓勵金融支持專項債項目。機構測算預計此舉將新增幾千億元甚至上萬億元基礎設施建設投資。

  由于不少基建項目仍由地方政府城投公司來承建,不少專家認為上述新規將進一步改善城投平臺公司的融資情況。不過,新規也有不少限制條件,其中,不增加地方政府隱性債務是底線。

  新增幾千億至上萬億基建資金

  一改此前地方專項債不能做項目資本金要求,《通知》允許在國家重點支持的鐵路、高速公路、供電、供氣項目中,在評估項目收益償還專項債本息后專項收入具備融資條件的,允許將部分專項債作為一定比例的項目資本金。另外,積極鼓勵金融機構提供配套融資支持。

  今年地方專項債規模為21500億元,截至6月10日專項債實際發行了近9000億元,剩余的額度需要在9月底前發完。目前專項債籌資主要用于棚戶區改造和土地儲備,機構統計用于高速公路、鐵路、供水供電項目的專項債不足900億元,占發行總量約9%。

  天風證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師孫彬彬嚴格按照《通知》重點支持的四種項目保守測算,下半年可用于項目資本金的專項債規模約在256億~767億元。而在剔除土儲和棚改項目后樂觀測算,下半年專項債可用于項目資本金規模約在837億~2511億元。

  目前公路、鐵路、軌道交通、電力等基建項目資本金比例一般在20%~35%,因此資本金可以起到三到五倍杠桿作用。如果以最高5倍杠桿算,2511億元資本金可以新增1萬多億元基建投資。

  中信證券研究所副所長、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師明明以《通知》重點支持的四種項目占比(8%~10%)測算,在以全部專項債均用于項目資本金的前提下,結合20%資本金所能撬動杠桿的最大倍數,測算得出新增基建資金約為5276億~6280億元,對全年GDP拉動作用經測算約在0.16~0.19個百分點之間。

  中央財經大學公共財政與政策研究院院長喬寶云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由于下半年符合條件的專項債金額還不清楚,能有多大比例作為資本金也不明晰,金融機構會配套多少資金也需要根據具體項目情況來定,因此專項債作為資本金能撬動多大資金量很難測算出具體數字。但《通知》對基建投資的影響不會小。

  城投公司融資進一步改善

  目前基建投資的建設單位不少是地方政府融資平臺公司(城投公司),專項債項目涉及不少城投公司。

  中國國際工程咨詢有限公司研究中心投融資咨詢處處長羅桂連告訴第一財經記者,2014年地方債43號文要求剝離平臺公司政府融資職能后,融資收緊,平臺公司加快轉型。2015年和2016年平臺公司融資有所放松,平臺公司隱性債務增長較快引起官方高度警惕。2016年下半年平臺公司融資再收緊。

  近些年政府大力遏制新增隱性債務,化解存量隱性債務,地方融資平臺公司融資不斷收緊,不過去年下半年以來,國家為了避免形成“半拉子”工程,保障了平臺公司在建項目后續融資。《通知》再次強調這點,符合條件的沒有轉型成功的平臺公司融資會好轉。

  此次《通知》重申了國辦發101號文,即合理保障必要在建項目后續融資。在嚴格依法解除違法違規擔保關系基礎上,對存量隱性債務中的必要在建項目,允許融資平臺公司在不擴大建設規模和防范風險前提下與金融機構協商繼續融資。

  財政部等六部委有關負責人答記者問時表示,政策規定兼顧了堅決遏制隱性債務增量和積極穩妥化解隱性債務存量的關系,有利于避免形成“半拉子”工程,有利于在堅定不移去杠桿的同時防范“處置風險的風險”。

  另外,《通知》允許項目公司根據剩余專項收入情況向金融機構市場化融資,鼓勵金融機構為融資平臺提供配套融資支持,允許項目單位發行公司信用類債券。

  東方金誠研究發展部技術副總監張伊君認為,《通知》重點在于堅持隱性債務化解工作、遏制隱性債務增量政策基調的同時,進一步“開正門”,有助于融資平臺公司融資環境的改善。

  “隨著經濟下行壓力加大,政策逐漸轉向寬信用方面,城投公司融資政策邊際放松,《通知》再次要求保障融資平臺公司正常融資需求,允許適當展期,緩解了其償債壓力和再融資壓力。隨著政策效應的逐步釋放,短期內城投平臺融資將維持結構性寬松狀態,尤其是承擔鐵路、高速公路、供電等國家重點支持項目建設的平臺公司,城投債利差也將得到進一步修復。”張伊君稱。

  羅桂連認為,在當前環境下,基建投資依然離不開地方融資平臺公司,因此如何進一步規范好平臺公司融資才是關鍵。

  孫彬彬表示,今年在一系列政策的推動下,城投債凈融資額出現回升,城投整體信用風險得到較大程度的緩釋。

  不過,此次對平臺公司融資放寬有不少限制條件,尤其是不能新增隱性債務。

  上述財政部等有關負責人表示,對于政府投資新建項目和不必要的在建項目,不適用《通知》相關政策規定。嚴格限定在存量隱性債務范圍內,且不擴大項目建設規模,確保不會新增隱性債務。對存量隱性債務范圍外的項目,不適用相關政策規定。明確要求相關融資必須建立在嚴格依法解除違法違規擔保關系的基礎上、必須由融資平臺公司和金融機構自主協商,由金融機構根據項目風險而不是政府信用自主決策,確保實行真正的市場化操作,不形成新的風險。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3d免费彩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