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樹清強調金融改革八大要點:完善融資市場體系,徹底改變直接融資與間接融資不平衡

  陸家嘴論壇的 金融改革與開放信號

  6月13日,第十一屆陸家嘴論壇(2019)在上海召開。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劉鶴攜一行兩會金融監管部門高層一同出席,論壇現場不僅宣布科創板正式開板,一系列主題演講也傳遞出中國金融體系下一步改革和開放的重點、路徑和方向。

  當前是中國經濟走向高質量發展的關鍵時期,經濟仍存下行壓力。在實體經濟走向高質量發展的時期,金融體系的適配顯得尤為重要,因此加快推進金融供給側改革、推動金融業進一步對外開放顯得尤為重要。在本屆論壇上,劉鶴和其他金融監管高層的演講向市場傳遞了對中國經濟長期向好趨勢沒有改變的信心,同時也表達了繼續推進金融業改革和開放的決心,本專題就這些新信號進行解讀。

  近期,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深受關注。

  “金融系統大力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持續優化機構體系、市場體系、產品體系,努力為實體經濟和人民生活提供更加優質高效的金融服務。”6月13日,中國人民銀行黨委書記、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主席郭樹清在“第十一屆陸家嘴論壇”上指出。

  發展直接融資市場是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關鍵環節。不過,目前信貸在融資結構中占比80%以上,股權融資不超過10%,企業過度依賴銀行,而大中型企業、房地產企業等過度擠占信貸資源,小微企業融資受阻。

  對此,郭樹清提出,金融管理部門和行業企業形成高度共識,一定要齊心協力,大力發展資本市場,徹底改變直接融資與間接融資一條腿短、一條腿長的不平衡格局。

  發展直接融資

  近年來,完善融資結構,發展直接融資,漸成業內共識。

  在郭樹清看來,不同發展階段企業具有不同性質和特點的融資需求。風險投資適合初創期企業融資特點,銀行信貸更能滿足成長期融資需求,債券、股票等直接融資對發展相對成熟的企業十分重要。

  但是,信貸在融資結構中占比80%以上,股權融資不超過10%,債券市場基本是一個準信貸市場,參與主體主要是商業銀行,債券品種單一且交易不夠活躍,市場深度較差。

  “企業過度依賴銀行,與企業的生命周期和生產周期不能很好匹配,既容易造成大中型企業過度擠占信貸資源,又使小微企業和創新型企業缺少必要的孵化資金支持。”郭樹清不無憂慮地說。

  郭樹清提出,大力發展資本市場,徹底改變直接融資與間接融資一條腿短、一條腿長的不平衡格局。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黃奇帆也多次提及融資結構問題,黃奇帆認為,比較合理的結構是:40%信貸,30%債券,30%股權融資,但這需要至少十五年到二十年時間。

  同時,郭樹清提及,應當著力發展更多專業化個性化金融機構。“與發達國家相比,我國的銀行滲透率、保險深度密度和資本市場影響力仍處于很低水平。”他坦言。

  郭樹清表示,要扶持服務社區、服務小微企業的中小型機構,鼓勵發揚“掃街查數”和“走村串戶”精神;要扶持專業專注的金融企業,鼓勵形成具有與自己主營業務相適應的有特色的公司文化;要扶持能夠把線下業務與線上業務緊密結合起來,創造出傳統與現代融合的獨具特色的各類金融機構。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副院長董希淼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去年年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和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都提出“發展民營銀行和社區銀行”,希望決策層和監管層真抓實干,將支持中小銀行的政策盡快地具體地落到實處,為中小銀行可持續發展創造良好氛圍和條件。

  郭樹清重申,熱烈歡迎境外金融機構參與進來,將進一步擴大銀行、保險、證券、信托的開放,尤其歡迎有經驗的資產管理機構與中國同行一道,募集人民幣資金投入到人民幣證券市場。

  完善金融機構公司治理

  近年來,部分機構發生風險事件,折射了公司治理問題。

  “公司治理不健全一直是我們的內在隱患,某些機構大股東操縱和另一些機構內部人控制造成巨大損失。”郭樹清強調,由于絕大多數金融機構,具有較強的公眾利益相關屬性,所以應當更加重視公司治理結構。

  郭樹清表示,建立完善有中國特色的公司治理結構。建立現代企業制度和加強黨的領導必須一以貫之,形成各公司治理機構積極配合、相互制約的機制。

  此外,還要讓違法違規者及時受到足夠嚴厲的懲處。

  郭樹清表示,過去一段時期,一些機構信息披露不真實,人為操縱資產質量分類,甚至肆意做假賬,削弱了金融業本應具備的公信力。形成這些問題的原因很多,但是不執行資本規定、不健全公司治理、不強化市場約束和不嚴肅監管執法是最主要原因。違紀違規違法成本太低,只能助長踐踏法律的行為持續蔓延。

  對此,監管者必須敢于斗爭、嚴格執法,堅決捍衛法律法規的尊嚴。兩年多來,銀行保險監管部門嚴肅追究違法違規機構責任,處罰相關人員超過8000人次,對相關機構罰沒金額超過60億元。通過一系列嚴厲監管措施,打擊資產分類做假賬,處置了4萬多億元不良貸款。

  郭樹清還提及,堅決防止結構復雜產品死灰復燃。關鍵要解決好“脫實向虛”問題,持續清理金融體系內部的資金空轉。兩年多來,我們堅定不移整治市場亂象,拆解影子銀行,凈減少13.74萬億元高風險資產,也由此縮短了融資鏈條,降低了融資成本。

  多位資管行業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資管新規”已經在落實和解決這個問題,更多是重申。

  警惕房地產業過度融資

  郭樹清表示,目前銀行儲蓄存款超過78.7萬億元,還有本質上與銀行存款很相似的60多萬億元資管產品,另外還有規模同樣可觀的單位存款和巨額的社會閑散資金,如何把這些資金通過機構投資者轉為長期穩定的投資資金來源,是一個重大而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

  郭樹清提出,要大力發展公募、私募、保險、信托、理財等各類機構投資者,一方面可以改變散戶為主的投資者結構,培育長期投資、價值投資市場氛圍,另一方面能提高市場穩定資金比例和投資轉換效率。

  一位資管資深人士認為:“比如,個人將資金交給基金公司管理,如果基金凈值下跌就立刻贖回,資金還是短期化的,并不是說錢給了機構,就變成長期資金了。現有的金融機構和制度體系一定程度上決定了金融資產分布和形態,短期資金轉為長期資金,需要制度體系搭建和政策配合,需要金融機構的多元化和進化,不可一蹴而就。”

  一些地方房地產金融化問題受到監管關注。“近些年來,我國一些城市的住戶部門杠桿率急速攀升,相當大比例的居民家庭負債率達到難以持續的水平。”郭樹清表示。

  多位業內人士稱,監管領導鮮有如此表述,居民家庭負債率高,主要源于房貸。

  郭樹清進一步指出,更嚴重的是,新增儲蓄資源一半左右投入到房地產領域。房地產業過度融資,不僅擠占其他產業信貸資源,也容易助長房地產的投資投機行為,使其泡沫化問題更趨嚴重。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3d免费彩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