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匯率“平衡術”:考慮取消QFII額度管理 對人民幣匯率意味著什么?

  中美貿易摩擦期間,人民幣匯率“破不破7”、能否走穩是市場共同關切的問題。而人民銀行霸氣回應:完全有基礎、有信心、有能力保持外匯市場穩定運行,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穩定。在此基礎上,央行還釋放信號——或將取消QFII額度管理。

  6月13日,在上海舉辦的“第十一屆陸家嘴論壇”上,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潘功勝表示,5月份之后受貿易摩擦等復雜的外部經濟金融環境的影響,人民幣匯率出現了一定幅度的貶值,但與幾年前外匯市場對外部沖擊的“匯率貶值——跨境資本流出——外匯儲備下降”的高強度負向螺旋反應方式不同,當前我國外匯市場的風險緩釋能力已明顯增強。

  避免無序調整導致競爭性貶值

  潘功勝高度評價人民幣匯率機制及宏觀審慎管理措施近年來發揮的作用。他表示,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不斷完善,匯率彈性不斷增強,在配置外匯資源、平衡國際收支、增強宏觀經濟韌性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而在面對曾經一度出現的高強度外匯市場壓力時,央行靈活運用一系列宏觀審慎管理措施,在提高匯率靈活性和保持匯率穩定之間求得平衡的做法,“避免了匯率無序調整對全球金融市場的負面溢出效應和主要貨幣的競爭性貶值,對國際社會和國內市場主體都是有益的”。他說。

  潘功勝透露,今年以來境外投資者在我國債券市場凈買入5000億元人民幣,其中5月份凈買入1688億元,“當前我國經濟運行平穩,外匯市場更加成熟,主要經濟體貨幣政策走向趨同,境外投資者配置人民幣資產的需求很強,我們在應對外匯市場波動方面也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和充足的政策工具。在國務院金融委的統一領導下,我們完全有基礎、有信心、有能力,保持外匯市場穩定運行,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穩定。”

  華泰證券宏觀研究團隊認為,國際收支平衡是貨幣政策的最終目標,匯率是實現此最終目標的手段,匯率是服務于國際收支平衡的,因此并不存在所謂保七保八的底線;關鍵是不要出現大規模的資本流出,目前資本流出壓力仍然可控。

  在外匯儲備方面,潘功勝指出,外匯儲備是我國重要的戰略資源,今年以來我國外匯儲備穩中有升。

  國家外匯管理局6月10日公布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5月末,中國外匯儲備規模為31010.04億美元,重回3.1萬億美元以上,為2018年9月以來的新高。外匯局新聞發言人王春英表示,5月,全球貿易摩擦升級、英國退歐不確定性等多重因素推高市場避險情緒,美元指數和全球債券指數有所上漲。匯率折算和資產價格變化等因素綜合作用,外匯儲備規模小幅上升。

  QFII額度管理或成歷史

  在陸家嘴論壇上,潘功勝出乎意料地向外資送出一份“大禮”——“推動QFII、RQFII改革,擴大投資范圍,研究適度放寬甚至取消QFII額度管理。”

  對于此項改革的背景,潘功勝稱,目前中國資本市場中境外投資者的比重仍然較低,未來具有較大的增長空間,境外資本進入中國資本市場的潛力大,這將是未來中國國際收支結構演變的一個重要特征。央行將繼續加快金融市場互聯互通和雙向開放,并將上述改革視為近期重點工作。

  “QFII、RQFII的規則正在修改,更便于境外投資者以QFII和RQFII的形式投資中國,這是當前非常重要的一個特點,特別符合中國的實際情況,”證監會副主席方星海在陸家嘴論壇上表示,中國儲蓄很多,投資者數量也很多,但是機構投資者,特別是真正能夠長期投資的機構投資者還是比較少的,我們也可以發展自己國內長期投資的機構投資者,但是這個需要一段時間。

  “反過來,國際上這樣的機構投資者成熟很多,所以我們只要把開放做好了,我們可以比較大規模地引進境外機構投資者,可以大大改善國內投資者的結構,更有利于定價趨向合理,更有利于金融市場的平穩運行。這是當前開放很重要的一個特點。”方星海表示。

  今年1月和2月,北向資金分別凈流入606.88億和603.92億元,創下互聯互通開通以來歷史新高。接下來數月資金震蕩,不時出現凈流出。

  “這說明了如何吸引長期的外資是個非常關鍵的問題,”一位資深宏觀分析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從歷史規律來看,一般金融市場開放之后帶來的持續資金流入都會延長很長時間,而不會因為像今年這樣的短期波動而發生逆轉,因此在這時推出取消QFII額度管理,也是在為未來外資重回中國資本市場做準備,這也符合當下的市場需求。

  上述分析師還指出,取消QFII額度管理、外資加倉中國之后,中國市場人民幣匯率的外部壓力會大大減輕。此外,打開中國資本市場,與全球資本共享中國經濟發展成果,會加強中國與全球各國的利益紐帶關系。

  為了讓外資無后顧之憂,在本次陸家嘴論壇上,央行行長易綱還給上海提了要求——建成人民幣金融資產風險管理中心。易綱解釋道,隨著人民幣國際化的推進,境外經濟主體持有的人民幣越來越多,人民幣匯率也越來越市場化,境外主體在配置人民幣資產和資金管理中就會面臨市場、流動性等風險,相應產生了風險管理的需求。

  “定價和對沖是風險管理的兩個重要方面:一方面,上海金融市場要準確給金融產品定價,每天都能連續交易報價,使上海成為全球重要的資產定價中心,同時也要不斷拓展金融市場的深度,提升市場流動性的厚度;另一方面,要完善風險對沖工具,大力推進衍生工具創新和市場建設,積極發展各類金融衍生產品,有序推進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加強在岸和離岸金融市場的互動。”易綱稱。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3d免费彩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