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專業俱樂部:北大清華“精”、浙江大學“強”

  大學的通識教育與專業化之間始終存在張力。在我國,大學設有哲學、文學、理學、工學、農學、醫學、軍事學等13個學科門類,門類之間存在天然的知識鴻溝。新高考改革也實行“專業+學校”的報志愿方式,鼓勵學生發展自己的興趣。

  因此,高考考生們除了關注名校,還需了解專業。國內大學擁有哪些一流專業?21世紀經濟報道梳理了多份國內外大學排行榜和評估結果。

  名校的一流專業

  艾瑞深中國校友會網今年5月發布了2019中國大學一流專業排名。北京大學有30個本科專業獲得八星級,數量位居榜首,清華大學、復旦大學位列第2、第3,八星級專業數量為28、14個。

  以畢業生薪酬較高的軟件工程專業為例,校友會網榜單中有5所大學獲評八星級專業,分別是浙江大學、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北京大學、國防科技大學、東北大學。

  教育部對大學一級學科的評估具有更權威的參考價值,其中的A類專業,往往是高考考生重點報考的優勢專業。

  根據教育部2017年第四輪學科評估結果,北京大學和清華大學獲得的A+專業數量最多,均為21個。

  北大在人文社科專業中,獲得哲學、應用經濟學、考古學、世界史等10個A+。清華在工科專業中,獲得力學、機械工程、儀器科學與技術、材料科學與技術、動力工程及工程熱物理、電氣工程等14個A+。

  還以軟件工程為例,官方評估與民間排行出現了偏差。校友會網排行榜與第四輪學科評估結果稍有出入,北京大學、東北大學均未獲A+,其等級分別為A、A-。尤其是獲得A-的東北大學,意味著排名至少在前8(A+和A級大學共8所)之外。

  中國的大學還擁有一些世界冠軍專業。2018“軟科世界一流學科排名”中,8個中國專業位列世界第一。分別是:清華大學的通信工程、哈爾濱工業大學的儀器科學、同濟大學的土木工程、上海交通大學的船舶與海洋工程、武漢大學的遙感技術、北京科技大學的冶金工程、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的航空航天工程和北京交通大學的交通運輸工程。

  國外排名與國內排行榜也出現了偏差。這8個世界冠軍專業在校友會網的2019中國大學一流專業排名中,均未獲得十星級和九星級專業,兩個級別分別代表世界頂尖專業和世界知名高水平專業。事實上,這個排名中也沒有任何一個專業獲得八星級以上專業。

  如果說北大、清華是國內高校中“皇冠上的明珠”,浙江大學則顯示了一流專業的“集團軍”實力。

  教育部2017年第四輪學科評估中,浙江大學的A類學科數量總共有39個,超過清華大學和北京大學。其A+專業數量只有11個,位列全國第三,但A、A-專業數量分別為11、17個,雙雙位列全國第一。

  同樣的現象也出現在2018“軟科世界一流學科排名”中,浙江大學有45個學科進入排名,數量是國內大學第一,超過了北大、清華。這有賴于浙大進步明顯,在2017年的排名中,浙大還僅有33個學科入選,在國內大學中位列第4。

  學科評估競爭

  值得注意的是,頂尖大學之間,尤其是在專業建設方面存在著激烈的競爭。數據顯示,從第三輪學科評估到第四輪學科評估,北京大學人文社科A+學科數從13個減少到10個。在人文社科領域的名校中,中國人民大學A+學科數從11個減少到8個,清華大學、北京師范大學的A+學科數分別保持5個不變,復旦大學則從2個增加到4個。

  北京大學社會科學部助理研究員劉釗等人今年5月發表的《北京大學人文社會科學第四輪學科評估總結與反思》指出,綜合近兩輪學科評估的結果,北京大學人文社會科學在國內高校中仍具有雄厚的實力和明顯的優勢,但近年來這種優勢地位受到兄弟院校的強勁挑戰。

  兩輪學科評估中,工科、醫科的波動更大。工學中4個一級學科排名顯著變動,包括材料科學與工程、電氣工程、航空宇航科學與技術、力學。醫學有護理學、臨床醫學等3個學科排名出現變動。

  排名顯著變動,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說明這些學科的發展在短時間內會有著較大幅度的變動,短時間內排名顯著提升或下降都是有可能的。對于大學的學科建設而言,此類學科更易于在短時間內取得突破性進展。

  大學之間的競爭還體現在新學科方面。5月18日,北大、清華雙雙舉行校園開放日,“人工智能”成為兩校開放日共同的關鍵詞。清華新增了“人工智能學堂班”,首批預計招生30人,由圖靈獎得主、清華大學交叉信息院院長姚期智院士擔任首席教授。北大也將在2019級正式啟動“機器人工程”本科專業。

  浙江大學今年也推出了具有“豪華配置”的圖靈班,預計每屆招生60人,學生可任選計算機科學與技術、人工智能和信息安全三個專業方向之一。導師團隊包括圖靈獎獲得者惠特菲爾德·迪菲等人。根據各校招生章程,復旦大學、上海交通大學、電子科技大學等名校今年都將開招人工智能專業。

  大學也在紛紛完善學科建制,多所大學已經成立人工智能學院。6月1日,北京師范大學宣布,以信息科學與技術學院為基礎,成立人工智能學院。但一位要求匿名的教育學者認為,“人工智能只是信息科學當中的一小塊,為什么要這樣改名呢?一個原因是大學為了申請更多的經費。大學的辦學權很多掌握在行政部門手中,如果行政部門熱衷于認為人工智能是發展的熱點,也許在辦學方面會適當傾斜。”

  如今,第五輪學科評估的腳步已經不遠了。教育部學位與研究生教育發展中心5月9日召開了第五輪學科評估工作研討會,會后又分別前往北京大學和清華大學進行專題調研,主要內容包括第五輪學科評估的體系框架、評估指標體系的改進和完善、評估工作的組織形式等。

  (編輯:耿雁冰)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3d免费彩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