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川、保羅·羅默陸家嘴對話: 需要給予全球金融市場一定的穩定信號

  周艾琳

  [在周小川看來,在短期宏觀政策調整下,應該追求更治本的辦法。“治本辦法有兩個:一是通過貿易談判,通過WTO改革使搞錯的貿易政策回歸正常,這是對癥下藥;二是對于中國來講,對美國出口減少的部分要盡可能通過擴大銷售渠道出口到其他國家,中國這方面的潛力還是很大的。”]

  5月以來,貿易摩擦繼續,全球金融市場波動加大,不確定性的增加,全球應該如何應對和前行?

  6月14日,在第十一屆陸家嘴論壇“全球經濟增長新視野下的中國金融開放”全體大會上,中國人民銀行原行長周小川,201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共同獲得者、紐約大學經濟學教授保羅·羅默就貿易摩擦、全球科技發展、人民幣國際化、中國金融開放等話題進行了討論,這場對話由《第一財經日報》副總編輯楊燕青主持。

  貿易政策才是

  解決貿易摩擦的治本辦法

  論壇上,羅默表示認同專業化可以形成國際貿易回報的遞增。“現在世界上的專業化并不是非常多,但這對于整個世界多樣化的生態系統是有好處的,技術和貿易的進步仍然會繼續,可能未來幾十年不像以前那樣全球化了。”羅默稱。

  羅默在過去幾次接受采訪時也提及,全球化的福利并沒有被美國所有人均等共享,因此出現了反全球化浪潮,但美國的很多問題需要靠內部政策解決,而不是靠所謂的“貿易戰”。

  羅默認為經濟增長受內生而非外生因素的驅動;對人力資本、創新和知識的投資是經濟增長的核心動力。羅默的模型可以簡單通俗地表述為:部分人從事科學研究和創新,并把成果有償轉讓給企業,企業將其商業化后獲取利潤。同時,他也認為,要開放全球商品交流、資金交流、信息交流和人員交流。

  周小川認為,貿易摩擦最終仍需要以貿易政策來解決。“打貿易戰沒有贏家,大家的GDP都面臨不同程度的收縮,首先從宏觀上來講,增長放緩或者收縮會帶來副作用,一般采取一些更為積極或擴張性的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在調整經濟增長速度增強信心方面,因為貿易摩擦會打擊信心,也影響金融市場,宏觀政策的調整會起到一定正面的作用。同時,這些宏觀政策一般是總量政策,數量寬松的貨幣政策想傳導到具體的點是有難度的。”

  在周小川看來,在短期宏觀政策調整下,應該追求更治本的辦法。“治本辦法有兩個:一是通過貿易談判,通過WTO改革使搞錯的貿易政策回歸正常,這是對癥下藥;二是對于中國來講,對美國出口減少的部分要盡可能通過擴大銷售渠道出口到其他國家,中國這方面的潛力還是很大的。”

  周小川提及,貿易領域產生的問題有可能再度觸發全球多個國家競爭性貶值,“G20大阪峰會馬上要召開,全球金融穩定理事會應該借這樣的場合,重點研究這個問題,對全球金融市場給予一定的穩定信號。”

  中國科技加速發展無法阻擋

  隨著貿易摩擦繼續,各界對于科技摩擦的擔憂也在上升。羅默認為,一個多樣性的科技生態更加有利于全球發展。

  周小川則認為,中國在某些方面與發達國家還有很大差距,但新興市場、發展中國家特別是中國的科技進步是不可阻擋的。

  他認為,有了投入、政策激勵、設備和人才,中國在有些科技領域可能很快取得成果,有些則需要很長時間的積累。

  羅默補充道,在全球,需要防止高科技公司的壟斷。“高科技讓很多公司成為壟斷者,然而這些公司并沒有為提升全要素生產率(TFP)做出應有的貢獻,而沒有限制市場壟斷行為或督促高科技公司真正為經濟創造價值,是經濟學家和監管部門的失職。”

  羅默的整個研究生涯都在關注硅谷等科技生態的發展。“高科技讓很多公司成為了壟斷者,它們針對一個特定市場,創造出一個平臺,免費供大家使用平臺,此后大家都被牢牢鎖定,而這個平臺就可以收取高利潤,這是高科技企業的商業模式。因此資金都會投入到壟斷性的平臺,沒有投入到增加TFP方面,這可能是經濟學家和監管部門失敗的地方。”

  人民幣與美元存在互補性

  談及金融開放和人民幣國際化,羅默認為,中國有兩個非常大的機遇:一是發展一個更好的、基于股權的融資系統;二是在城市發展方面,可以通過“一帶一路”進行,在“一帶一路”上做大規模的基建或城市設計。

  周小川則表示,中國不管在銀行市場、保險市場、資本市場,外部資金或者外部機構所占的比例還非常低,所以有很大的潛力。“對外開放過程中,本幣要從過去的估值扭曲、限制較多慢慢走向可自由使用可兌換,這當然不是百分之百的,一定要注意當前世界資本市場有時候是有異常流動的,同時還要有反洗錢、反恐怖融資等必要的管理。”

  周小川也認為,人民幣與美元之間存在互補性。“人民幣的使用和前景,很大程度上和美元有互補性,全球金融危機發生在美國,美元波動了、流動性不足了,這創造了機會,大家尋求使用人民幣。”

  周小川回憶稱,從他當時做央行行長的角度來講,那個時點對于人民幣的需求超出了預料,“大家既然有需求,而且對于全球的貿易結算、貿易融資,對于鄰國金融信心的穩定有好處,我們就要推進。”

  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已打好基礎

  對于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周小川建議稱,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咨詢委員會于6月13日正式成立,將討論如何建設好上海國際金融中心。“我始終認為金融中心的核心可能就是資本市場里的這些內容。”

  周小川提到:“我們的咨詢委員會還沒開始正式討論,先出了幾個題目,例如強調股權市場的重要性,強調標準必須要提高,特別是提高會計標準。同時還要考慮和國際標準接軌,貨幣可兌換程度也需要提高。我們需要按照標準強化金融市場監管。此外,人才聚集、信息通暢等都需要往前推進。上海這些年已經打下了很好的基礎,建成國際金融中心還需要做很多事。”

  羅默也認為,股權融資是為公司提供資金非常好的一個方法,債務融資有時則是危險的,他建議中國應該進一步加大股權融資的力度,“幫助一些新公司創造價值,通過股權融資是比較合適的選擇,如果越來越多的企業依賴債務融資,我們會非常擔心。政府應該更好地監管,避免周期性的債務危機和債務崩潰。”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3d免费彩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