紓困第二季

  第二季紓困新信號

  有人喜歡用“異地接盤”來形容逐漸密集起來的上市公司控制權轉讓。

  這個詞匯朗朗上口,語義卻不盡然。

  從去年四季度起,地方政府主導的上市公司收購越來越多,也的確呈現出跨區域特色。透過數據,異地收購的秘密逐漸顯露。

  比如,中西部地市國資收購東南沿海上市公司。一方面,紓困解決上市公司燃眉之急的目的明朗;另一方面,通過深層次牽手投融資活躍區域的上市平臺,藉此盤活和整合當地資源,成為優于一味借助本土平臺體內盤活資產的一種方式。

  更遑論,許多城市甚至不具備A股公司,在產業整合過程中,備受掣肘。

  新的趨勢,在又一輪上市公司控制權轉讓中,越發明朗。(李新江)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統計,近一個月,已有約15家上市公司發布了控制權變更公告。

  股市低位橫盤,上市民企的控制權轉讓又火了起來。

  僅6月13日晚間就有4家上市公司發布紓困、控制權轉讓相關公告,包括賽福天(603028.SH)、跨境通(002640.SZ)、*ST利源(002501.SZ)等。

  根據本報記者了解,在本波控制權轉讓潮中,協議轉讓、協議轉讓+表決權委托、表決權委托成為主要的方式,并出現了協議轉讓+表決權放棄等新方式。另外從受讓方性質看,與去年第四季度相比,民營企業出手的比例也在加大。

  “目前的市場情況跟去年又不一樣了。很多上市公司的大股東股票質押風險沒那么著急解決,但是希望為上市公司的前途著想引進有產業協同的實力控股股東,創始人甘愿做二股東。”6月14日,深圳某券商投行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在新的市場背景下,不少紓困基金也不是單純為大股東解困,而開始聚焦上市公司本身的發展。

  單月15起控制權變更

  去年四季度以來,上市民企的控制權轉讓火極一時。隨著今年春節后股市反彈,控制權轉讓彼時也淡了下來。

  但自4月下旬股市再度大跌之后,一直在低位徘徊,控制權轉讓“滿血復活”了。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統計數據顯示,近一個月,約15家上市公司發布了控制權變更提示性公告,宣告第一大股東之位易主,其中有9家上市公司的接盤方是國資,6家是民營企業。跟去年四季度相比,民營企業受讓上市公司控制權的比例獲得提高,像劉永好、華東醫藥等實力方也開始出手。

  頗為典型的是,6月14日,賽福天公告稱實際控制人崔志強擬通過協議轉讓方式將持有的控股股東無錫市賽福天鋼繩有限公司16.73%的股權轉讓給蘇州市天凱匯潤產業投資合伙企業(下稱“天凱匯潤”),并將其持有的無錫賽福天剩余50.19%的股權對應的表決權委托給天凱匯潤。轉讓完成后,賽福天實控人將由崔志強變為無實控人。

  “公司目前只知道對方先拿控制權,還沒有明晰的計劃,公司的管理團隊目前也比較穩定。”6月14日,賽福天證券部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新股東有國資背景,實力比較雄厚。

  資料顯示,天凱匯潤的5名合伙人分別為蘇州越旺集團、蘇州濱湖集團、吳中金控、吳中經發、東吳創新資本等,均為蘇州當地國資。

  此外,跨境通公告稱實際控制人與瀘州老窖集團旗下的四川金舵投資簽署了股份轉讓及表決權委托框架協議,相關細節還在具體協商中。去年11月,金舵投資還通過增持控制了鴻利智匯(300219.SZ)。另外,星光農機(603789.SH)、派思股份(603318.SH)、騰邦國際(300178.SZ)、東方網力(300367.SZ)、佐力藥業(300181.SZ)、恒通科技(300374.SZ)等多家上市公司于近一月發布了控制權變更公告。

  在上述控制權變更的上市公司中,有些大股東仍然存在不小的股票質押壓力。隨著股權協議轉讓的進行,股票質押也在陸續解押中。

  比如星光農機6月11日發布了實際控制人股份轉讓協議,6月14日其實際控制人便解除了3160.56萬股(為其全部持股)的股票質押,至此已不存在股票質押情形。

  為什么在各地紓困如火如荼的情況下,控制權變更仍然比較火?

  “很多上市公司并不符合紓困條件,有些問題紓困基金難以解決。此外,由于國資比較慎重且審批環節較多,即使符合了,也會因為審批時間較長而流產。”上述投行人士表示,受紓困基金落地周期影響,不少大股東不得不自謀出路。

  其認為,為了公司發展,將控制權轉讓給實力股東,管理團隊仍對公司繼續管理,這種合作也是個趨勢。

  “資本+產業”模式浮水

  在控制權轉讓中,得益的一般是控股股東。因為受讓方直接把資金給了大股東,而非上市公司。從去年11月,各地設立紓困基金為大股東解困的同時,一些國資也把目光放在上市公司自身的發展上。

  “去年四季度,為大股東紓困是主旋律。”近日,廣東某國資創投人士表示,參與的方式包括定增、引入戰投等,“隨著紓困政策的出臺以及市場環境的變化,主旋律發生了變化,已經變為如何提升上市公司的發展。因此,有些基金定位已不再是紓困,而是與上市公司同舟共濟。”

  近日,也有少數上市公司公告獲得紓困基金以及相關措施。

  6月14日,*ST利源(002501.SZ)發布關于紓困工作進展情況的公告,國資紓困平臺智晟達福源與*ST利源近日就1月30日簽訂的《產品委托加工合同》未盡事宜簽訂補充協議,委托加工期限自2019年6月10日至2020年6月10日止,到期前30日可協商續簽合同。

  此前,吉林銀行通過智晟達總額為14億元的授信申請,其中9.1億元為重組貸款,4.9億元用于采購原材料,幫助利源精制恢復生產。今年3月29日,吉林銀行將其對利源精制享有的全部債權轉讓給了智晟達及智晟達福源,后兩者成為利源精制的債權人。

  此外,中國長城資產湖南分公司和中國農業銀行郴州分行分別與金貴銀業(002716.SZ)以及湖南金和貴礦業有限責任公司正式簽署合作協議,合作資金高達41.7億元。5月29日,金貴銀業公布了控股股東協議轉讓的公告,實際控制人擬將持有的5.72%股份協議轉讓給擁有國資背景的湖南省財信常勤壹號基金合伙企業。

  “目前民營企業融資依然比較難,只要引入了實力國資股東,信用就會上一個臺階,融資也比較便利了。”廣東某上市公司實控人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不過,如果不出讓控制權,引入國資其實比較難操作。

  除了資金支持,很多上市公司還看重地方國資能帶來多大的產業支持。

  “去年下半年以來,很多地方國資來找我們談,但是最終選擇了能夠帶給我們產業協同最大的國資。”上述實控人表示。

  “很多地方國資跨省收購上市公司,是希望能夠帶動地方相關產業的發展以及稅收、就業。”上述投行人士表示,而上市公司也希望能去產業相關配套比較完備的地區,后期如果培育出成熟的資產也可以注入上市公司。

  比如民營物流龍頭華鵬飛(300350.SZ)近日宣布控股股東擬變更為廣西百色國資公司。雙方在協議里已約定,在不構成“借殼上市”或相關政策法規允許的情況下2年內,將控制的實質開展供應鏈金融業務的主體按市場價格轉讓給上市公司。

  (編輯:李新江)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3d免费彩票软件